从对弱势群体的态度看鲁迅“立人”思想--王锡荣(2008)

发布于2008-12-18   浏览92次   评论0条  
作者:王锡荣 

    “立人”是作为思想家鲁迅的基本思想,也是他一生为之奋斗、抗争的基本目标。如果问鲁迅对中国有什么建设性的国策,那么“立人”可以说就是鲁迅给出的重要答案之一。在鲁迅的“立人”思想中,包含着这样一些基本理论内核,即大体上要回答如下三个问题:
 
    ——拿什么人来“立”?
 
    ——怎样“立”?
 
    ——“立”成怎样的人?
 
    第一个问题是说:假如把被“立”起来以前的人姑且也称为“人”,那么没有“立”起来之前的状态或许是“躺”着、“睡”着、“趴”着、“跪”着、“伏”着、“爬”着、挣扎着……,这便是“立人”的“材料”,这也就是回答了“拿什么人来‘立’”的问题;而第二个问题:怎样“立”则是“立人”的方法;然则,第三个问题:“立”成怎样的人,则是“立人”的目标了。本文着重从第一个问题切入讨论,实际上包含着对于各种人群的不同定位和要求,包括对于普通人群的理念,对于强势群体的理念,以及一些对于弱势群体(即弱者、幼小者)的基本理念。实际上,鲁迅特别注重弱势群体的“立人”问题。因为中国本身就弱,找到弱势群体变强之路,也就找到了中华民族自强的道路。因此,关注弱势群体,保护弱势群体、并使之从精神上强健起来,先争取到做“人”的资格,这才是中华民族的自强之路。鲁迅对此看得很透,也很执着,一生都在为之奔走呐喊。
 
    所谓“弱势群体”一语,是当下的语言,在鲁迅的词典里,有一个与此相当的词,就是“弱者”(如“现在的情形,女子还是弱者”,《坟•我之节烈观》)只不过前者重在“群”,而后者重在“个”,这是与“五四”时代要求人性解放、个性解放的背景紧密联系的。与此相联系的,鲁迅对处于社会底层的弱者、幼者、被压迫者、被侮辱与被损害者,是充满同情心的。
 
    归纳起来,鲁迅对于弱势群体的转强,大约有这样三个主要观点:一曰保护,二曰自强,三曰平等。我们可以从鲁迅的所有言行中看到种种表现。
 
 
 
    一曰保护
 
    首先是保护。保护的首要条件确立“弱势本位”的观念。鲁迅曾援欧洲之例:“欧美家庭,大抵以幼者弱者为本位,便是最合于这生物学的真理的办法。”(《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弱者本位,这是一种非常先进的理念,也是民主与科学的理念。
 
    鲁迅早在日本留学时期,就接受了人道主义的理念,十分注重幼者本位。他在早期的五篇文言论文中,就十分注重幼者本位。他看了有岛武郎的《与幼者》,后来还翻译成中文了。鲁迅在日本时第一次筹办的刊物就叫《新生》。那不是“新学生”的意思,而是“新生命”之意。因此,他后来在五四时期写的杂文中,就十分强调对于幼者的养成、教育、保护。
 
    《野草》里的《风筝》也就是昌言保护儿童的天性。《立论》里的议论,也是针对幼小者命运的。《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等等,直到左联成立,鲁迅办机关刊,还用《萌芽》的名字,以示重视弱小者、新生者。例如《随感录二十五》。
 
    “于是大小无数的人肉的筵宴,即从有文明以来一直排到现在,人们就在这会场中吃人,被吃,以凶人的愚妄的欢呼,将悲惨的弱者的呼号遮掩,更不消说女人和小儿。” (《灯下漫笔》)至今人们也在为此大声疾呼。?
 
    事实上“救救孩子”就是那时的时代呼声。
 
    在生活中,还有不少实例,那就是鲁迅与幼者的关系。鲁迅与儿子海婴的关系尽人皆知,他对海婴的疼爱是溢于言表的,那理由,就是“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对于儿子的淘气,鲁迅是怀者疼爱之心的。他用纸卷“打”儿子,连小孩也知道是吓唬人的。对于儿子问他什么时候死,他死了所有书就都属于儿子了,这样的事,他都以开怀大笑的方式来阐释。对于幼小的儿子刚刚懂得金钱的用处的表现,他也是用欣赏的口吻来谈论的。早年鲁迅自己虽然没有孩子,但他很明显地表现出对于孩子们的疼爱。他的两个弟弟周作人、周建人的几个儿子,鲁迅都视如己出,他们生病,往往是鲁迅亲自到医院陪夜,鲁迅出钱为他们看病,甚至对邻居的孩子俞芬、俞芳等,对好友之女马珏,鲁迅所表现出来的,都是满怀热情,倍加呵护。
 
    对妇女,鲁迅首先给以充分的尊重,对于北京女师大学生刘和珍等在枪林弹雨中辗转,最后死于枪弹,鲁迅不恤用了最强烈的感情给以歌颂。对于自己幼时的保姆长妈妈,他虽然也有怨恨她的地方,但却仍祝福她:“仁厚黑暗的地母呵,愿在你怀里永安她的魂灵!”(《阿长与〈山海经〉》)
 
    最突出的事例是保姆王阿花事件。鲁迅与王阿花并不沾亲带故,仅仅因为王在鲁迅家做女佣,碰到纠葛家族,鲁迅竟就挺身而出,仗义执言,请律师出面调停,由鲁迅出钱一百五十元,为王阿花赎身。后来王阿花来还钱,由于经济力量有限,只还了80元。
 
    1914年5月28日端午节,鲁迅的一位亲戚送来一包粽子,鲁迅“以角黍之半转馈裘子元,半之又半与仆人。”(《日记》)1914年8月11日,一个用人剪掉了辫子,鲁迅给他一元钱让他去买帽子。(日记),朋友的一个仆人替主人送一部书到鲁迅处,鲁迅便“劳以铜元二十枚”。(《日记》1914年6月18日)有时鲁迅还给当差的送年节费。鲁迅日记还记载了这样一件事:“车夫衣敝,与一元。” (1915年5月2日)有一次,鲁迅从教育部坐人力车回家,钱包掉在车上了,车夫交还给鲁迅,鲁迅便奖他一元。(1916年5月17日)还有一次,一个卖碑帖的来,跟鲁迅说诉苦,说是经营不善,倒闭失业了,以做拓片为生,鲁迅“悲其艰窘,以一元购《皇甫驎墓志》一枚”,1923年8月18日,鲁迅收到当年2月份的工资4元(当时教育部和各大学都是欠薪,鲁迅工资是330元,但是这个月竟然只拿到4元!尽管如此,鲁迅却将它全数用作“付工役作夏赏”。)1923年12月31日鲁迅日记记载:“付工役节奖十二元。”光是付工资就要12元,负担是很重的。这说明:鲁迅对弱势群体是很慷慨的。
 
 
 
    二曰自强
 
    在鲁迅的观念中,幼小代表着未来,但是当然也难免幼稚。这本来是无可否认,也无可厚非的。后来鲁迅对幼小者也不是一味呵护。他说:“初初出阵的时候,幼稚和浅薄都不要紧,然而也须不断的(!)生长起来才好。”这就是鲁迅对弱势群体最殷切的期望。鲁迅曾借日本有岛武郎的《“与幼者”》来向弱势群体喊话:“幼者啊!将又不幸又幸福的你们的父母的祝福,浸在胸中,上人生的旅路罢。前途很远,也很暗。然而不要怕。不怕的人的面前才有路。走罢!勇猛着,幼者啊!”对妇女,鲁迅一方面深表同情,极力主张给予保护,一方面也期望弱者自己强健起来。在《娜拉走后怎样?》的演讲中,鲁迅旗帜鲜明地提出:女子倘无独立的经济地位,就将没有独立人格,没有生活的出路。
 
    在这方面,最典型的是他的遗嘱,其中对儿子的期望并不多:“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他要求人要自强不息。因此鲁迅对那些依赖别人工作来养活自己的寄生虫,是鄙视的。
 
    这里有个悖论。鲁迅在家里对待妻子的态度在这一点上或许会有人不太理解——既然鲁迅主张妇女经济独立,为什么不让许广平出去做职业妇女?
 
    这里,有必要对鲁迅的妇女观作一个解释。在对妇女的态度上,鲁迅首先主张要予以保护。因为女性是弱势群体,所以,如果能够得到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家庭的保护,当然应该予以充分的保护,让他们“合理的做人,幸福的度日”。但在社会充满矛盾、斗争、暴力、欺诈的情况下,妇女作为弱势群体的生活连安全都得不到保障,经济独立对更多人来说更只是一种理想。所以争取对妇女的保护,至少是有责任感的男子的责任。对于自身利益的责任认同,使鲁迅责无旁贷地被自己放在了责任者的地位上,对于许广平,如果让她到社会上去做职业妇女,风险大得多而所得有限,而如果她作为鲁迅的助手,与鲁迅相互搀扶,为鲁迅多做一点“后勤保障”工作,倒可以使鲁迅更无后顾之忧,而效率会高得多。这可以说是一种“双赢”。反之可说事倍功半。基于这样的考虑,鲁迅不主张许广平出去任职。归根结底,还是出于对弱势群体的保护自觉,尤其是——对方还是自己的亲人。所以,鲁迅不主张许广平做职业妇女,也是有其善意考量的。
 
    但作为社会人来说,鲁迅还是主张妇女要有自己的独立经济地位的。这在根本上是出于弱势群体自强的要求而提出的。
 
    鲁迅的主张弱势群体自强,更加强调的是一种精神的独立、人格的自强。
 
 
 
    三曰平等
 
    鲁迅在北京砖塔胡同的小邻居俞芳曾回忆,初见鲁迅先生时觉得他很严肃,但时间长了会觉得他很友好,而且很懂得小孩子的心理,跟小孩子很谈得来,很玩得来。而最根本的,实际上是鲁迅对孩子们的态度有如朋友。虽然那时鲁迅43岁,而俞芳才13岁。他们居然成为朋友。他与幼小者的关系是平等的,决不因为他们年轻而糊弄他们,这也教给他们做人的原则和态度。而对于他们的成长,则循循善诱。他教俞芳锻炼身体,他给周建人的女儿周烨讲踢“鬼”的故事,是教育她学会用科学的眼光去看世间这一部大书。都是为了让他们不断的(!)成长起来。鲁迅有一句话:“长者须是指导者协商者,却不该是命令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对幼小者如此,对贫穷者同样如此。据俞芳回忆,鲁迅当时常常雇用一位人力车夫叫二秃子,鲁迅对他的态度很是平和,每次总是给足了车费还再三道谢。有一次冬天地滑,车夫摔倒了,鲁迅也被摔疼了,二秃子非常抱歉,连忙爬起来,还坚持把鲁迅扶回家,鲁迅很感谢他。后来好几天,这人不来了,鲁迅很记挂他,后来打听到车夫是因为把鲁迅摔了不好意思来,鲁迅特地叫他来。又有一次,车夫从车上发现一个钱包,他认定是鲁迅的,就赶快送上门,鲁迅非常感谢,当场拿出一块大洋谢他,他却不肯要,好说歹说才接受了。鲁迅对人人说:“他需要钱,但拾金不昧,这是何等可贵的品德!其实,这样的心地,品德,不是有限的钱酬谢得了的。”(俞芳:《鲁迅先生和人力车工人——读〈一件小事〉想起的》)
 
    类似的记载很多,表明鲁迅绝无势利眼,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鲁迅不但自己不歧视弱势群体,而且特别同情弱势群体,还常为弱势群体打抱不平。
 
 
 
    结语
 
    鲁迅非常喜欢用“弱者”这个词,在鲁迅的著作中,使用“弱者”的频率非常高。据我粗略统计,至少有四十次以上。这表明他的目光所及,关注程度。而且凡提到弱者,均抱同情之心。还常以弱者自况,甚至代弱者立言。其意义非同寻常。这并不是“愤青”心态,而是人格的觉醒、人性的觉醒。鲁迅所追求的,社会各种人群的平等。无论是对弱者的关注、同情、保护,还是期望弱者的自立自强自尊自爱,最终目的都是追求人类的平等,追求“不隔膜,相关心”。不仅是强者对弱者的保护与尊重,而且也要求弱者之间的平等与相互尊重,这甚至比它与强者之间平等更难——所谓同级斗争,会淹没不同阶层之间的矛盾。
 
    实际上,弱者如果总是处于被保护的状态,或自甘于被保护,而不知自强自立,则也不能从人格上真正强健起来。再则,弱者如果因为其弱势地位而单纯以仇富心态处世,不知以平等态度面对世人,则他同样不能真正从精神上站立起来。更加痛切的是,鲁迅甚至发现弱者往往自甘于其弱势,从而不思进取,而已“阿Q精神”自我解压,自我解嘲,这才是中华民族真正的病根。只有首先把弱者心态消除了,中华民族才能真正“立”起来。所谓“立人”的任务,正是应该从此开始,同时这任务的艰巨性,也就突显无遗了。
 
 
 
        ——王锡荣  2008-12-17于上海里虹桥畔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