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學習與魯迅先生的立人思想--李雅卿(2008)

发布于2008-12-18   浏览149次   评论0条  
作者:李雅卿 


李雅卿/1954年生於台灣,長於台灣。2個孩子的媽媽,很多孩子的老師,很多父母的朋友。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
 
 
    曾任中國時報採訪組、專欄組副主任;商業週刊副總編輯;參與主婦聯盟和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的創會;現在是「自主培力學園」主持人、「台北縣種籽親子實驗小學」創辦人、「中華民國自主學習促進會」的執行長。也是前「台北市國、高中六年一貫自主學習中學實驗計畫」的主持人。為台灣另類教育的標竿人物之一。
 
    著作及出版:自主學習手冊/自主學習促進會
 
    自主學習六講/自主學習促進會
 
    校園青少年人權手冊/自主學習促進會
 
    異動中的永恆─紀念台北市自主學習實驗計畫/自主學習促進會
 
    種籽手記/遠流
 
    乖孩子的傷,最重/遠流
 
    天天驚喜/商智
 
    北政實驗手記/商智
 
    成長戰爭/商智
 
    快子.違禁物品/毛毛蟲基金會
 
 
    一、前言
 
    魯迅先生在1908年「文化偏至論」中,明確提出生存兩間,角逐列國,首在立人。他希望立的人,是具有自覺意識的個體。這樣的主張和我十餘年來,在台灣從事的教改理念:「自主學習」是相同的。因此,第三屆魯迅論壇邀請我從台灣經驗,提出報告與分享。很高興能與兩岸四地關心教育的朋友見面。
 
 
    二、台灣的教改
 
    台灣從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開始宣佈戒嚴,至1987年解嚴。長達三十八年的威權統治,台灣人民付出了昂貴的人權代價,不過也保障了政治的安定、經濟的發展、和國民教育水平的提昇。1987年台灣解嚴後,自由化的浪潮不但席捲台灣政壇,也同時帶動經濟、文化、教育各個層面的變革。其中關係國民素質最根本的教育問題,在提升國際競爭力的思考下,受到嚴重關切。過去僵硬的學科掛帥、威權體制、形式主義、文憑主義的作法,一一受到強烈檢討。
 
    1994年4月10日,關心台灣教育的一百多個民間團體,共同發起大遊行。無數的大學教授、家長、教師走上街頭,提出「小班小校、廣設高中大學、訂定教育基本法、教育現代化」四項訴求,掀起了台灣教育改革的熱潮,並奠定了「由民間發動、政府呼應」的台灣教育改革模式。
 
    台灣政府為了因應這種趨勢,行政院特別聘請了當時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先生主持「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並於1996年提出「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1997年1月行政院成立跨部會的「教育改革推動小組」,1998年教育部擬定了「教改行動方案」,標示了十二項重大教改政策,十八項教改中長程計畫。舉凡幼兒教育、國民教育、高中教育、技職教育、高等教育、社會教育、家庭教育、身心障礙者教育、原住民教育、終身教育,皆包含其中。此後,教育改革一直是台灣政府與民間最關切的議題。
 
    我的父母和我先生的父親,都是在1949年前後隨著國民政府從大陸遷到台灣的。歴經戰亂的他們,深信變動的世界中,人能把握的只有「自己」。因此他們把全部的心力放在兒女的教育上。我和我的先生分別畢業於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和政治研究所,後來共同投身於新聞界,直接參與並見證台灣解嚴後的變革。我自己兩個孩子,也在這樣講求民主、自由、反省、解構和建構的環境中成長。
 
    陪伴孩子成長的過程,我痛切經歴了台灣社會轉型期中,各種價值觀的衝突。中間一度舉家遠赴德國。後來我的大孩子因為資訊界的成就,被認為是台灣在家教育「home schooling」的典範;但是為了二兒子的教育,我決定因應台灣的自由化和教育改革情勢,於1994年2月和十位家長共同創辦了台灣第一所合法的、學生具有學籍、並且獲得等同公立學校學生單位成本補助的種籽實驗小學。並開始我「民間辦學者」的生涯。
 
    種籽小學成立後,1998年我向台北市教育局提出另一個中學實驗計畫方案,進入公立學校,從事六年一貫制的自主學習中學實驗計。這個計畫實施了八年,在2006年7月結束。2008年,我參與創辦的自主學習促進會成立了「自主培力學園」,專門招收「恐懼/拒絕學校」的青少年,讓他們透過自主學習,覺醒生命存在的意義,找到學習動力,培養自學能力,勇於面對各項問題,重新創造人生的幸福和未來。
 
    雖然2004年,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召集人李遠哲先生公開承認台灣十年教改未能成功。但是種籽小學和中學部自主學習實驗計畫,都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另類教育的研究人員認為是亞洲最好的另類教育之一,並在2002年邀請我到日本參與「太平洋另類教育研討會」提出專案報告。台北市教育局2006年的評鑑報告中,也認為自主學習是「人權立國˙人權立教」的最佳註腳,是台灣教育改革的正向證據。
 
    自主學習之所以獲得這樣的肯定,是因為自主的學生無論是小學升中學,或高中畢業後進入國內外大學或就業,都能自在合群,勤奮努力。他們知道自己生命的意義和價值,願意為自己的幸福、社群的成長,和他人共同創造。這樣的學生、這樣的經驗,同時成為台灣島內島外教育改革的參照典範。因此香港明報週刊曾經到台灣做過專訪,我也到過香港對不同的人做過幾場分享。我很高興看到目前香港已有來自民間,標榜自主學習的「自然學校」設立。
 
    除了自主學習之外,台灣還有其它不同的另類教育場域,各自標榜著進步的教育理念。它們的形態包括:
 
    1.個別學生在家自學home schooling 。
 
    2.在家自學資源交流系統。如我們促進會成立的「自主學習中心」、新竹區的「自主學習資源中心」、基督教會系統的「慕真在家自學中心」、古典讀經班、台北市在家自學家庭的聯誼會等等。
 
    3.完全由私人或宗教單位創辦的「理念學校」,如自主培力學園、全人中學、開平中學、阿南達瑜珈的沙卡學校、蒙特梭利系統的苗圃學校、華德福磊川小學等。
 
    4.政府支付等同公立學校的單位成本,委託民間辦理的「實驗學校或實驗計畫」如我們的自主學習中學實驗、華德福慈心學校、佛光人文小學,過去的種籽親子實驗學苑等。
 
    5.政府出租場地,由民間自行辦理的「理念學校」,如目前的種籽小學、森林小學。
 
    6.政府與民間合作,在公學校辦理的「教育改革實驗」,如「雅歌基金會進駐的大坪國小」。
 
    7.由家長會在公學校內強勢主導的另類教育形態,如台北市的「龍安國小實驗班」、「北安國中自主學習實驗班」。
 
    8.因應政府「學校本位」教育改革政策,由公立學校自行發展,有別於傳統的各項作法。
 
    上述各種形態,除了第八種會因政府政策改變、校長職務調動;第七種會因家長會改組等因素不太穩定外,其它各種類型都能穩定的發展。
 
    十年來,我參與的另類教育形態包括上述第1.2.4.5.6.7六種。為了支持這些不同的教育機會,還參與過三個基金會和一個促進會的創辦。我想台灣之所以會有這麼多的另類教育形態出現,和台灣的政治民主化、經濟發展有很大的關係。也和台灣面對兩岸擴大交流,以及全球化的挑戰,需要有更多的創意人有關。
 
    而這種寄希望於健全的個人,以創造形勢的能力和勇氣,也正好是1910年代,魯迅先生所欲求、所鼓吹的。相信這也是本屆論壇所欲張顯的重點。
 
 
    三、自主學習簡介
 
    自主學習是什麼?
 
    簡單的說:自主學習是幫助一個人學會自覺的培力過程。
 
    自覺什麼?自覺自己的存在;感知自己存在的意義;了解自己的特質;接受自己的優勢和弱勢;探索自己的學習風格;明白自己和家庭、社會、世界的關係;尋求自己與環境間的最佳互動可能;並有實行、反省、修正的智慧和勇氣。
 
    培力是培養能力,也就是設計出一個場域,讓學生有機會透過成人典範和操作學習,培養下列幾項重要的能力:
 
    --看到環境如何影響自己、自己如何影響環境的能力
 
    --設定目標->找到方法->貫徹與檢視的能力
 
    --調整自己生命節奏、使身心趨向和諧的能力
 
    --允許嘗試與犯錯的能力
 
    --瞭解別人特性,合作成事的能力
 
    --以現在為起點,一步一步走出未來的能力
 
    依據孩子的發展,種籽小學、自主中學、和專為懼/拒學青少年設置的學習場域各有不同的制度和節奏,但是幫助孩子成為「對已真實」、「對人有愛」、「對世界界常保好奇與關切」的「自由人與文化人」的目標,倒是不變的。
 
    因此,無論在哪個自主學習場域,都必須讓學習者有機會知道自己要什麼,有機會去認識、參與、選擇他的學習項目和內容,讓他有機會對自己的選擇做出承諾,並對這樣的選擇與承諾賦予意義。
 
    所以,我們的學生才會歸納出「不委曲自己、不為難別人、了解自己的學習風格,找到最有效的學習方式,認真學習──讓每個人成為自己」,「懂得合作與包容」的「自主學習的好學生圖象」
 
    為了培養具備這樣特質的學生,自主學習學校有些共同的特色:
 
    一─親、師、生的協同合作,以正向溝通取代權威管理:自主學習學校中教師、家長、學生各自組成平權獨立的成長團體,透過親師會議、生活會議、家庭溝通從事共同事項的討論。因此,三大團體只有角色的不同,沒有權力的高低。彼此尊重,在共同的願景下合作努力。
 
    ──學生和教師互為主體的「教─學」設計。因為自由是需要能力的,所以自主學習學校的新生有些基本能力的必修課;因為創意是需要空間的,所以自主學習學校有很多的選修課、有空堂、有更大的學生自組社團或申請開課的空間。記得當年我們對社會提出的疑問是:「如果有一個學校,不從成人要教孩子什麼開始,而從孩子要學什麼開始,會變成什麼態樣?」因此,當學生通過檢測,具有一定的能力時,他就可以和教師、父母討論,安排自己的學習計畫,按照自己的目標、風格和速度來學習了。
 
    ──校園公約和法庭。自主學習學校的校規都是在生活會議中一條一條「長」出來的。因為學生有機會參與規則的設定和討論,因此違規行為很少;即使違規,負責處理的也是生活會議中信任投票選出的法官,而非教師。違規者在教育法庭中,檢視事件的發生,討論行為的影響,最後得到心平氣和的處理。因此,自主學習學校幾乎沒有校園暴力問題。
 
    ──混齡分班,學科能力分組,以及充滿彈性的課程設計。自主學習學校認為齊一的步調是為了管理方便,而致違反人性的設計。因此,無論中、小學或培力學園,都是混齡分班,學科能力分組的設計。讓不同步調、不同形態的學生,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班級或組別學習。加上學生可以自選導師、並大量引入家庭和校外資源,使學生體會「我,是學習的主體,所以我要認清自己的目標和需求,選擇最有效的學習途徑,擬定自己的學習計畫,認真執行,之後還要保有檢視和修正的習慣,為自己的學習成敗負責。」
 
    因此台灣參與自主學習的學生,從國小一年級到高中三年級(7-18歲)都有。我們配合台灣的學制,分成小學六年、中學六年兩個部份,並有專為不適應體制學校而設的「自主培力學園」。
 
    種籽小學的語文和數學是必修的,因為這是培養文明能力的兩大基礎學科,其他自然、藝術等課程,因為有來自身體和自然的感動,讓孩子具有高度的探索驅力,於是列為選修;而中學生需要的基本能力更多了,我們的中學分必修(中文、英文、數學、自然、社會、基本生活能力、健康與性、法律、電腦、學習理論與方法、美育、體育等十二學門)、選修(各領域的通識課程、系統課程、專精課程)、自主(完全由學生自行規畫)三個學程。讓學生適情適性地展開知識、情感、和意志的鍛鍊。這些設計,來自我們對孩子學習發展的觀察和信念。
 
    至於招收一般學校「懼/拒學青少年」的自主培力學園則採學期制,學生每個學期都會重新審視一次自己,是否留在學園繼續學習。因為來學園的學生,都是一般學校的邊緣學生,他們或者有嚴重的學習挫折,或者有失敗的人際關係,或者有屬於自己的特殊身心情況。自主學園提供正向的學習呼籲、回歸本質的學科基本課程,為每位學生量身打造的學計畫,自學指導,以及健康的人際互動機會。透過細緻的矯治教育,讓學生獲得休養與調整的機會,重新審視自己,培養能力,再次出發。
 
    我們相信,人能不能愛自己、愛他人、愛自然界的不同生命,來自他對自己的存在、對生命的意義是不是有覺知、有反省、有學習。因此,學校和家庭要提供一個溫暖的支持環境,讓孩子有機會培養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在各種學習和對應中,去了解自己、接受自己,培養自己與環境良好互動的能力,並透過不斷反省修正的內在機制,來承載自己,而能自信地面對人性中的軟弱和黑暗,有能力處理自己和群體的關係,並且從事創造、成就自己。
 
    因此,我們說的「自主學習」不是一種學習方式或教學策略,而是一種自我承載的「生命態度」,能夠對自己所選擇的學習賦予意義的「學習認知」。這也是為什麼自主學習的孩子對他們為什麼要學?學什麼?怎麼學?都會愈來愈清楚的原因。
 
    辦學十多年,我自己和我們的家長、教師也都成為這樣的自主學習者了。因為我們期許自己,作為陪伴孩子成長的大人,一定要了解孩子的發展和能力,跟隨孩子的步調,允許孩子用自己的方式達成目標,讓孩子有機會發展自我。於是我們也用這樣的態度對待自己和他人,不斷地自我反視,自我修正,培養自己的討論能力,讓自己成為孩子的成長典範,也讓自己一步一步成為一個真正的自由人和文化人。並享受這種生命態度的轉化和喜悅。
 
 
    四、結語
 
    我相信,教育是一種立人立己的辯證過程,也是一種實踐的藝術。
 
    常有人問我自主學習的學理基礎為何?我總是誠實地說它是融合古今中外的教育理念,因應台灣教育現場提出來的一個名詞而已。究其本質,和中國儒、道、墨、法的思想皆有淵源;視其作法,也和西方的自然主義、人本主義、進步教育的思惟若合符節。更真實地說,我認為自主學習只是一種回歸教育和學習本質的實踐藝術,當我們「知」道了怎樣對待生命是好的,就要切實去執「行」,並在具體的實踐中,得到自己的體悟。這種知、行、悟的流轉,在我和夥伴的辦學過程中不斷出現,反復進行,直到現在,我們都還不敢說自己已到清明無惑的境界。
 
    或者,這是主辦單位為什麼邀請我來的原因,因為魯迅先生也是一位堅持自己的生命信念,不怕險阻、不斷反省、積極實踐的文化思想改造者。而這也是我之所以尊敬他的原因。
 
 
    2008/11/20 完稿於台北
 
   
    【李雅卿】出生於台湾南投县鱼池乡,国立政治大学法律学硕士,在家教育实践者和自主学习提倡者,曾任《中国时报》采访组、《中国时报》专栏组副主任、《商业周刊》副总编辑、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发起人之一、毛毛虫儿童哲学基金会发起人之一、台北县种籽亲子实验小学(种籽学苑)创办人、台北市自主学习实验计画(国中、高中六年一贯)主持人、自主学习促进会创办人兼理事长。
 
    曾从事新闻记者工作约十年的李雅卿,因小孩的教育问题,辞职成为在家教育的家长。1991年和全家至德国一年,并因德国教育和台湾教育的不同而产生反思。1994年和一起参与讨论团体的家长共同创办种籽学苑,担任种籽学苑第一任校长。後创办台北市自主学习实验计画,也是自主学习促进会发起人。在带自己的孩子和创办学校的过程,李雅卿的教育思想逐渐成形。经历过家长、教师和行政人员的角色,从威权体制教育的传统中转变为至力於实践、宣场自主学习的经历,使她能以不同的角度看待教育,并有效地与人分享自主学习的概念,协助别人找出实践的方法,使他们着手改变。李雅卿的教育实践也影响了她的小孩。开放源码程式设计师唐凤和台湾另类教育研究先驱唐宗浩也都是自主学习的实践者和提倡者。
 
   李雅卿的着作有: 《种籽手记》《天天惊喜》《快子.违禁物品》《成长战争》《乖孩子的伤,最重:自主学习书信集》《北政实验手记:一个成长、冲突与爱的故事》《自主学习六讲:知、行、悟的流转》《校园青少年人权手册》《异动中的永恒:纪念台北市自主学习(国、高中六年一贯)实验计画》其中,《种籽手记》曾在台湾成为「全国教师票选十大必读好书」之一,获得中华民国全国教师会的推荐。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