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宰雨(鲁迅对东亚的影响与启示)

发布于2016-09-27   浏览196次   评论0条  

 

鲁迅对东亚的影响与启示:以李泳禧鲁迅论述的扩展为中心

(2016鲁迅文化论坛主题讲演稿)

朴宰雨  国际鲁迅研究会会长,韩国外国语大学教授

 

【一】

鲁迅为什么那么伟大?

韩国相当一些知识分子认为,韩国的李泳禧先生真了不起,是真正的思想导师,平凡但是真正伟大,所以李泳禧最尊敬的老师鲁迅就伟大。这就说明,韩国的相当一些知识分子与学生在1970~80年代韩国民主变革运动过程当中首先受到“思想导师”李泳禧的影响,然后通过李泳禧开始真正了解鲁迅,也接受鲁迅影响。

后来李泳禧也好几次透露本人很喜欢鲁迅,而且他在1970-80年代韩国民主变革运动中的角色跟鲁迅在中国1920~30年代的角色很相似,所以被称为“韩国的鲁迅”。

韩国著名传记文学家金三雄在《李泳禧评传》中说:“从军部独裁时代起,韩国人可以分为两类的人:一类是‘李泳禧人’,一类是‘与李泳禧无缘的人’。”[ 同上,第20页。] 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分为两类的人:一类是‘鲁迅人’,一类是‘与鲁迅无缘的人’?

 

【二】

李泳禧生前已经出版了《李泳禧著作集》12部[ Hangilsa(한길사, 意译:一路社),2006.8。],还有任轩永在李泳禧去世后就编选了《希望:李泳禧散文选》一部[ Hangilsa(한길사, 意译:一路社),2011.1。]。还有不少编译书。

笔者早在2001年初发表文章[ 登载于《鲁迅研究月刊》2001年第一期。],主要探讨李泳禧先生如何接受鲁迅精神,在韩国1970-80年代现实中如何运用鲁迅精神来实践,为民众斗争。这件事已过十五年,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

(1). 2005年3月任轩永将和李泳禧先生的对话以《对话》的名义编辑成书[ 李泳禧、对谈任轩永,《对话:一个知识分子的人生与思想》,Hangilsa(한길사, 意译:一路社)。],主要谈李泳禧的人生与思想,不过,包括不少李泳禧鲁迅叙述或者关怀鲁迅的轶事。

(2).  李泳禧2005年7月与11月分别在沈阳与首尔应邀参加了韩中鲁迅专家合办的韩中鲁迅研究对话会两次,做了演讲或者报告,登载于中国的期刊里。[ 前者论文登载于《鲁迅研究月刊》2005年第八期(北京鲁迅博物馆),后者论文韩文本《鲁迅作品里为什么朝鲜不在》2005年11月19号写成,登载于《李泳禧著作集》第12部《21世纪早晨的思索》里,中文本登载于《当代韩国》2006年春季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3).  2006年12月中国著名周报《南方周末》通过孙郁先生的介绍请笔者采访李泳禧先生,采访稿不久就登报,内容更进一步,拓展,丰富。[ 登载于《南方周末》2006年12月4日。] 

(4). 2011年1月发行的《希望:李泳禧散文选》,包括李泳禧有关鲁迅的主要散文好几篇。

2010年12月5日李泳禧先生去世,也已过近六年。在此,笔者想趁着机会对三点加以梳理或者分析,又或探索其启发性。

第一,按照李泳禧的鲁迅叙述的主要内容,分四个阶段来整理。

第二,对李泳禧为什么那么认同鲁迅的问题,就是对李泳禧和鲁迅之“同”,加以分析。

第三,李泳禧200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和一篇采访稿里的鲁迅论述,其中四个论点的启发性意义大,在此进一步探讨。

 

【三】

我们全面收集资料,检讨李泳禧的鲁迅论述的演变过程,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 从1959年代末到1977年8月。李泳禧1959年通过竹内好的日译本鲁迅作品接触,非常认同。不过,没有写成文章表示自己对鲁迅的感受。

第二阶段为  从1977年7月到1991年12月。李泳禧在1977年7月在杂志上推荐了《鲁迅全集》,9月出版第二评论集《偶像与理性》时,在序言里又提到鲁迅铁屋之话。以后一面继续强调鲁迅精神,也运用鲁迅的《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等作品,和韩国的黑暗现实进行战斗。

第三阶段为  从1991年1月到2005年2月。他1991年1月多东欧与苏联的崩溃进行反思,宣布其失败。这个时期他往往写鲁迅精神与文章在韩国的现实意义,也多坦率回顾过去自己的实践生涯与鲁迅精神的关系。

第四阶段为  从2005年3月到2010年12月。2005年3月在《对话》中,李泳禧到处表示对鲁迅精神的认同与对鲁迅的怀念之情。而且在两篇论文与一篇采访稿中提出鲁迅的“国民性改造论”与韩国李光洙的《民族改造论》的根本上的不同问题与“鲁迅的第三立场”论、作为“东亚‘智’的桥梁”的鲁迅论。这些可以说是李泳禧鲁迅叙述的新的拓宽与发展。

 

【四】

那么,下面对李泳禧为什么那么认同鲁迅的问题,探讨一下。主要对李泳禧和鲁迅之“同”,加以论述。

李泳禧有关鲁迅的叙述中,认同鲁迅的地方很多。我们可以分四个方面指出来。

第一,李泳禧首先感到鲁迅所处的中国1910-30年代的时代环境和自己所处的韩国1960-80年代时代环境非常相似,李泳禧认为他在韩国所扮演的角色和鲁迅在中国所扮演的角色非常相似。

第二,李泳禧的文笔也跟鲁迅学习的,相似之处多。他说:“他写文章的时代状况和1970年代今天的我们状况很相似。因为是不能正面写作的‘反知性’的时代,他很多用逆说、谐谑、婉曲、譬喻…等的方式传达意思。那样的技法,我要跟他学习。我撰写评论类文章之前,我随便翻一番《鲁迅全集》里的一些文章,也随便读读。写完之后,站在鲁迅的心情品尝。培养这样的习惯,已近三十年了。”[ 《《偶像与理性》一代记》,《逆说的辩证》,1987。] 他又往往直接引用鲁迅的杂文来批判韩国的某种黑暗现实。

第三,李泳禧对鲁迅的心性和气质也有相当认同的。2003年李泳禧访问鲁迅故乡之后的感受中,我们可以具体体会到李泳禧对鲁迅心性与气氛的认同。他说:“鲁迅作品里出现的充满深情的地方,寄寓哀愁的地方,都踏上。好像来我自己的故乡一样,感觉温暖和多情。想再一次去。通过作品,我早就了解到鲁迅的脚步和感情,所以好像在那里见面鲁迅似的。又发现和他一起哭的我自己。”[ 李泳禧、对谈任轩永,《对话:一个知识分子的人生与思想》,Hangilsa(한길사, 意译:一路社),第730页。] 

第四,李泳禧对鲁迅的学校经历等人生的曲折经过很有认同感。李泳禧从乡下留学首尔读中学时就选择工业技术学校,升大学的时候也为了免学费选择海洋大学,这和鲁迅留学南京选择江南水师学堂与鉱务铁路学堂很相似。他们虽然后来都成为文笔家,但是年轻的时候不谋而合地选择了理工科。李泳禧在《对话》中说:“我和鲁迅有那样类似的学校遍历,更觉亲近感。”[ 同上,第86-87页。] 

 

【五】

那么,下面我们可以进入“李泳禧叙述鲁迅”的历程中的第四期里所论述的四个主要的观点以及其启示性问题进行梳理并探讨吧。

第一,中国鲁迅和韩国李光洙有关“国民性改造论”或者“民族改造论”的对比论述。

《对话》(2005.3))与《试论一个问题-对鲁迅著作中没有提及朝鲜(韩国)之意义的考察》(2006.3)中,李泳禧提出了和鲁迅有关的一个新的论点,就是鲁迅在《阿Q正传》等里提出来的“国民性改造论”与韩国李光洙的《民族改造论》的根本上的不同问题。不过,陈述的论点较为简单。他说:如果李光洙为了出卖自己民族而写,鲁迅就为了在西方与日本的侵夺危机中让中国人直视中国人的内面缺点而克服它,就写了这些作品。”[ 载于《当代韩国》,2006年春季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李泳禧是言论家出身的,因此主要写短文,所以对这个重要的问题有从学术研究的观点进一步严密对比考察的必要。

第二,“鲁迅作品中“为什么没有提及朝鲜”的问题。

这个论点首先2005年11月19日在韩中鲁迅研究对话会首尔会议上提出来,让大家敏感关注,后来在《当代韩国》里登载。李泳禧先提及韩国1919年三一运动对陈独秀、傅斯年、周恩来等中国知识分子的影响之后说:“然而,在鲁迅的文章里找不到有关朝鲜民族‘三一运动’那样的抗日独立斗争及其对中国知识分子思想影响的内容。”[ 《试论一个问题:对鲁迅著作中没有提及朝鲜(韩国)只意义的考察》,《当代韩国》,2006年春季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他分析这样的背景与原因,提出二点。第一点是鲁迅收到尼采的超人思想、达尔文的进化论等影响下对世界的各民族的道德性与素质的评价标准问题。他提出“假定鲁迅对朝鲜民族观确实如此的话,他的这种观点形成的背景是否与日本留学时期受到日本政治文学思想的影响有关”[ 同上。]的疑问。第二点是李泳禧认为在虚无主义立场的李光洙就陷入否定自己民族的思想,这“导致了朝鲜民族整体丧失自尊能力的结果,甚至可以推测其原因是对现实的错误认识。”[ 同上。] 

我们看,李泳禧的这些论点还站在假定的立论上,而且提出来的证据还不太详尽,需要更进一步的讨论。

第三,“鲁迅的第三立场”论。

李泳禧在《南方周末》2006.12.14号上回应于记者提问的过程当中,提出了“鲁迅的第三立场”论,很值得注目。记者首先说明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现实采取的三种立场:1.肤浅的启蒙主义;2.趋向甘地式的反现代主义或者反启蒙主义;3.既非肤浅轻狂的启蒙主义,也非反启蒙主义的第三立场。[ 《韩国鲁迅的鲁迅》,《南方周末》2006.12.14号。] 李泳禧的回应如下:“我认为这个提问所指出的鲁迅独特的第三立场,确实是一种非常适当的表达方式。”然后举几个例子。他的最后结论是:“因此我认为,在当时多种思想潮流中,鲁迅始终探求根本问题,批判表面上的启蒙主义,始终固守第三立场的态度,不愧为超群的能力。”

跟上面提出的问题一样,需要从学术研究的观点,理论更加深入,论证更加补充吧。这个论点也还继续等待韩中日以及国际鲁迅学者的进一步探讨吧。

第四,作为“东亚‘智’的桥梁”的鲁迅论。

李泳禧又在《南方周末》2006.12.14号上回应于记者提问的过程当中,提出了“作为‘东亚智的桥梁’的鲁迅论”,到了二十一世纪也继续动荡不安的东亚局势里这个问题也很值得注目。李泳禧说:“鲁迅作为东亚人应该做的事情是,为了反霸权主义的、和平主义的大众,尽可能地适应于善邻生存的目标。…… 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让东亚几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在自己的国家内部,追随鲁迅的精神或者通过变形明确自己的使命。…… 由此为东亚各国统一到一个大的共同的方向,为东亚的共同生存起到桥梁作用,那么,可以说鲁迅精神有一定的作用余地。”[ 同上。] 看最后一句,他还是对鲁迅抱着很大的期望的“鲁迅人”。

现在韩中日的东亚共同体论,已经讨论的很多。我们尽量吸收既往的东亚共同体论的优点的前提下,将“作为东亚智的桥梁的鲁迅论”引进来,展开讨论的必要。这是重要的启示点吧。

 

【六】

其实,鲁迅在东亚很有立地。

鲁迅在中国现在也是不可替代的重要的现代文学家兼思想家。中国继承鲁迅的思想实践者和学者的谱系,研究成果,估计大家很清楚。日本辈出了竹内好与丸山昇等实践意识浓厚的思想界战士以及埋头苦干的学者,不可胜数,翻译与研究的出版成绩也非常丰富。韩国也辈出了李泳禧等实践意识尖锐的精神界的导师与战士以及满怀热情拥抱鲁迅的实践性知识分子,也不知其数,翻译与研究的出版成绩也越来越多。目前韩国几乎把《鲁迅全集》翻译好,如果韩国学界完成这个大事业,那么,全世界里翻译出版《鲁迅全集》的只有日本和韩国了。这样的“东亚鲁迅”的基础谈何容易?韩国准备今年和明年上半年把“中国学者鲁迅名家精选集”翻译成韩文出版,这也算是东亚鲁迅学界的一大盛事吧。

虽然往往出现“鲁迅是过去的人物”式的论断,但是不可否认已经形成了东亚知识分子对鲁迅的共识。这是“作为东亚智的桥梁的鲁迅论”的良好的基础了。

李泳禧曾经在《南方周末》记者提出“对鲁迅的回望是重温死火”时候,就有明确的表态:“在21世纪里重温和活用鲁迅的精神和思想,将此比喻为重温死火的努力,是一种错觉。鲁迅的思想,即使现在也是毫无变化而继续燃烧的火。”[ 同上。]

希望各位参加这样的探讨队伍。我的报告由于时间的限制,发挥得不够,请多多批评指教,以期成全。

 

朴宰雨   2016年9月23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