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鲁迅文化基金会 > 新闻报道 > > 文章正文

63年前鲁迅之子的一次轰动——《鲁迅与我七十年》精彩镜头赏析

发布于2011-10-24   浏览105次   评论0条  
    每读周海婴先生的长篇回忆录《鲁迅与我七十年》中所记民主人士由香港转道东北解放区的途中情景,便禁不住对那个充满希望而且人际关系十分真诚的年代产生无限的向往与眷恋。而旅途中那一幕幕动人场景和一个个精彩镜头则更是令人赞叹不已。
 
■旅途中的精彩镜头
 
    63年前,即1948年与1949年之交,正值人民解放军节节胜利之际,中国共产党组织相关人员经香港护送一批民主人士去东北解放区,其中包括许广平与海婴母子。周海婴的长篇回忆录《鲁迅与我七十年》生动地记录了这一历史长卷。
 
    1948年11月23日,由中共干部连贯、宦乡、胡绳等护送郭沫若、马叙伦、冯裕芳、陈其尤、沈志远、丘哲、朱明生、许宝驹、翦伯赞、侯外庐、沙千里以及许广平、周海婴母子等三十几人乘坐“华中轮”由香港驶向东北解放区。12月5日抵达沈阳。
 
    当时只有19岁的周海婴却是一位有心人,他在香港逗留期间,特地购买了两样东西:一本纪念册和一架照相机。在旅途中,纪念册承载了诸多名人的题词,照相机则记录了此行的光辉的历史瞬间。海婴说,“这本纪念册购于香港,是当时流行的。它对我来说极为宝贵,至今还保存着。”是的,这本纪念册上的名人题词充分显示了当时文化界精英们对鲁迅之子的关爱、期待、尊重与鼓舞;至于照相机,则更是记录了中国共产党对民主党派、知识分子一贯的尊重与爱护的珍贵的历史镜头。而这,却是当时历史条件下任何媒体与记者无条件也无机会拍摄到的。这不仅对海婴来说是弥足珍贵的,而且也是对现代革命与中国历史的重大贡献。这就难怪当这些照片出现在2009年的周海婴的80摄影展“镜匣人生”上时,在全国文化界产生了轰动效应。
 
    在这本纪念册上题词的诸多名人之中,名气最大、水平最高而且题写过程感人至深的没过郭沫若先生。郭先生不仅题词,而且题诗。
 
    海婴说:“就在四天前,我们刚上船,我就请郭老在这个本上题过词。内容是”: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鲁迅先生这两句诗即新民主主义人生哲学,毛周诸公均服膺之,愿与海婴世兄共同悬为座右铭,不必求远矣。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廿四日
同赴光明区域之舟中  郭沫若
 
    海婴说,四天后,郭老因见母亲日夜辛劳为他赶织毛衣的情景,“遂向我要了本小册子,过不多久,笑咪咪的送还给我。我一页页翻过去,直到最末的一页,才发现郭老在上面题了一首诗:
 
团团毛冷线,船头日夜编。
北行日以远,线编日以短。
化作身上衣,大雪失其寒。
乃知慈母心,胜过春晖暖。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杪,由香港乘华中轮北上,同行者十余人。广平大姊在舟中日夕为海婴织毛线衣,无一刻稍辍,急成之以备登陆时着用也。因成此章,书奉海婴世兄以为纪念。
郭沫若  十一月廿八日
 
    看着慈母日夜为爱子赶织寒衣的动人情景;读着郭老虚怀若谷推崇、学习鲁迅的题词和赞美母爱、感人至深的题诗;想见郭老“笑咪咪的”将题写过的纪念册交给海婴的场景,这一切令人感到春意融融,通体温暖。
 
    须知,这不是普通人的题词与题诗,而是鲁迅的同代人堪称中国现代头号才子伟大学者郭沫若的题词与题诗,他与鲁迅之子以“世兄”相称,这是何等的谦虚,这是何等动人的真情!
 
    此情此境,令人不难联想到鲁迅生前与创造社特别是与郭沫若先生的笔墨论战与相互攻讦,在他们为之奋斗终生的新中国的脚步越来越近之际,在这黎明的曙光业已照耀祖国大地的时刻,往昔的恩恩怨怨都已冰释雪融,化作了同舟共济迎接胜利的喜悦与欢快。
 
    不难想见,在这解放战争节节胜利,新中国脚步越来越近之际,在这众多民主人士“同赴光明区域之舟中”,该发生了多少动人的故事!他们之间该有多么亲密的交往,建立了何等深厚的友谊!
 
    而“华中轮”有幸见证了中国共产党对民主人士的关怀与爱护,以及中国共产党与民主人士同舟共济为新中国而奋斗的历史瞬间。
 
    据《鲁迅与我七十年》所载影印件,除郭老之外在海婴的纪念册上题词的还有李德全、章伯钧、李济深、何香凝等名人,其中除何香凝老先生称之“海婴世侄”之外,李德全、李济深两位同郭老一样均以“世兄”相称,章伯钧则亲切地以“老弟”称之。
 
    书中除对郭老的题词、题诗有较详细的描述之外,其余只字未提。但我们想,船上既有30多人,为海婴题词的绝不只这几位,只是我们不得而知罢了。
 
 
    短时间内,得到这么多名人的题词,这是何等珍贵的时刻,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所以海婴说,这本纪念册“对我来说极为珍贵,至今还保存着”。这是必然的,也是当然的。
 
    而更加珍贵的是海婴的照相机及其旅途中拍摄的记录着那个辉煌年代历史瞬间的珍贵照片。
 
    关于购买照相机的事,海婴说:我想到东北解放区,除了衣物,照相机必然有用,愿意小作贡献,拍摄些具有新闻价值的照片。就把购买寒衣的预算设法压缩……为购相机我真是动足了脑筋。我花费很多时间,跑了不少店询问价格,尽量选择质量合意而又价钿适宜的品牌。最后我选了低价“禄莱”相机,后来使用结果,成像的清晰度差了很多,放大后的相片比较“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可贵的是,从“华中轮”到沈阳、哈尔滨旅途中,海婴为许多名人拍摄了人数不同的各种合影,仅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诸如海婴母子与郭沫若、侯外庐的合影,郭沫若、李济深、章伯钧、王绍鏊的合影,李富春与沈钧儒的合影,茅盾、孔德沚夫妇的合影,许广平、沈钧儒、罗淑章、李德全、郭沫若、李文宜等自沈阳南下北平前在火车站前的留影等等。
 
    这架照相机记录了如此珍贵的历史瞬间,不仅具有如海婴所说的“新闻价值”,而且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从而实现了海婴谦虚的“小作贡献”的愿望。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60年之后,当这些记录着那个伟大历史瞬间的照片在2009年9月25日北京举办的《航向新中国——周海婴80摄影展》上时,顿时在全国文化界引起了轰动效应。
 
    年青的周海婴,一位有志、有为、有心的青年,他的纪念册与照相机为祖国、为历史作出了多么了不起的贡献!如果没有当时在香港的筹划与准备,怎么会有如此重大的收获与贡献!此正所谓“机会属于有准备的人”,信哉斯言!
 
 
■欢迎会上的轰动
 
    然而在这63年前的旅途中,这位鲁迅独子的最大轰动还是在沈阳市举行的欢迎民主人士大会上的精彩一幕。
 
    作者在《意外的烦恼事》一节中记叙了“唱机事件”和“打枪事件”两件“烦恼事”。所谓“唱机事件”是,宾馆餐厅的一架电唱机声音微弱,交际处干部找他修理。作者感到有了“为人民服务”的机会,兴冲冲买来电子管,连夜修好。并“故意把房门敞开着,让优美的旋律在走廊里回荡,心里得意极了”。不料第二天一早,母亲告诉他昨晚的“喧闹”影响了周围人的休息,责问到“上头”去了。“打枪事件”是两位警卫战士陪他去沈阳著名的北岭去游玩,其中“那个朝鲜族战士说,好久没打枪了,打几枪过过瘾”,于是两位战士各打了两发,又“怂恿”作者也打了两发。由此引起一连串麻烦。
 
    “有了这两次教训”,母亲叮嘱海婴,“切勿忘乎所以,言谈举止一切都得小心谨慎”。并关照他,“凡有外出参观活动,老老实实跟在队伍后面,切勿乱跑”,海婴又问“跟在那些人后面妥当”,许先生告诉他“跟在茅盾夫人孔德沚婶婶后面”。
 
    于是,在我们面前便展现了在沈阳某剧场欢迎民主人士大会上所发生的颇具戏剧色彩的场面。
 
    作者十分细腻地描述了自己紧张、复杂的心理活动:“那是一个剧场,里边坐满了人,留下前面第一排让贵宾落座,我也忝列末座。过了一会,台上招呼贵宾从舞台左边的小梯上去,于是以郭老为首……大家鱼贯而上。那么我怎么办呢?我自己衡量仅仅是个民主人士的家属,是属于不需要上去之列的,便稳稳地坐在椅子上,没有随同站立起来。这时已上台的被一个个地介绍,台下哗哗地鼓着掌。”而最富戏剧性的则是下面的场景:渐渐的大部分人都上台去了,最后轮到矛盾夫人孔德沚登上梯子,她回头盯着我,紧张地挥着手招呼:“快走!等什么,还不走呀!”就在这一刹那间,我的意识又出了岔子。我想:不上去怕不好吧,会显得自己孤傲和不合群;再说母亲关照我要跟着孔德沚婶婶行动,那么我跟着她上台去该是符合原定行动准则的。就这样,我最后一个上了舞台。等到台上把每一位来宾介绍完毕,请他们集中到台中央,再回头一看,台边上怎么还多出一个我,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显得那么突出。我想此时不光是会议的主持者,连剧场里的与会者也一定惊诧不已,怎么会忽地多出一个人来?看到主持人朝我一愣,我心里也不由一激灵,知道坏了,他们根本没安排我上台,我跟错了。正在我进退为难之际,主持人想了一下,把我让到身边,介绍说这是谁谁的儿子,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下面的掌声似乎比前一个还响亮些。但我的背上一时如有万根芒刺在戳,我生平头一回体会到,这“乞讨”来的掌声是什么滋味。
 
    在这里,海婴的所谓“背上一时如有万根芒刺在戳”的感受和“‘乞讨’来的掌声”的体味也许不难理解,但作为一名鲁迅爱好者和崇拜者以至爱屋及乌而对海婴同样怀着好奇与好感的读者我,却有着与海婴完全不同的更加丰富、深刻的感受。对此场面,我除了感到瞬息万变、生动有趣、充满了戏剧性之外,更多的是深深地体会到人们对鲁迅先生的热爱与崇敬,并因而爱屋及乌地将之转移到他的独生爱子周海婴的身上。也就是说,人们给予海婴这比前面更加响亮的掌声恰恰折射了鲁迅先生的巨大影响与人格魅力。因此这一热烈而富于戏剧性的场面实在是激动人心的,在我读来,则对剧场的人们更加怀着无限的感激与热爱。因此,我觉得海婴的“芒刺在背”和“乞讨来的掌声”的感受实在太过分了。群众欢迎和尊重的是鲁迅之子,并没有也不可能要求年轻的你成为什么了不起的名人。你周海婴是伟大的文学家鲁迅与其夫人许广平的独子,这就够了。这里根本不存在什么“乞讨”来的掌声,因此也无须“芒刺在背”的自馁。
 
    然而,无论如何,我感到,这一大段,无论就其复杂细腻、变幻无定的心里自述,还是就其瞬息万变、充满戏剧色彩的场面描写,以及作者不无幽默风味的笔致,都堪称全书最精彩的篇章,也是浩如烟海的有关鲁迅的回忆文章中见所未见的生动笔墨,而且我敢于斗胆说一句:这段妙文,在文学史上也堪称千古奇文。
 
    然而奇怪的是,此行那么多文化名人,怎么迄今未见有谁描述或提及这个场面呢?
 
 
2011年6月24日于岱下
景迅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