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鲁迅文化基金会 > 新闻报道 > > 文章正文

周海婴:我的父亲母亲是一体的,我也永远和他们是一体的

发布于2005-10-11   浏览63次   评论0条  
    国庆佳节刚过,我在周海婴先生京西的公寓访问了他。一进会客厅,便可看到竖立在窗下的一尊50年代的深棕色鲁迅半身塑像。庄严、凝重。左面墙上悬挂一幅鲁迅半侧面沉思速写,旁边是用镜框镶嵌的鲁迅手迹。
 
    周先生热情地为我端上了他亲手调制的咖啡。
 
    “喝呀。不喝我不讲了。”他风趣地说。
 
 
    ■ 为了永恒的思念
 
    几天前,周海婴带着由他亲撰释文的《鲁迅家庭大相簿》在北京地坛书市与读者见面。这是周海婴继《我与鲁迅七十年》后又一展示鲁迅家庭遗产的写真纪录。
 
    “我以我的家庭大相簿,纪念我的父亲,留给我的子孙……”周海婴说。这本由同心出版社2005年9月出版的《鲁迅家庭大相簿》,收录353张周海婴家藏的珍贵照片,并录入了照片背后多达4万字的由当事人讲述的故事。
 
    “这些照片都来自我的十几本家庭相簿,它是我父母的亲情、友情、爱情的记录。大相簿中除了父亲,也收入了与父亲相关以及父亲去世后母亲、我以及家人的一些照片,这是我的取舍、我的心事、我的感觉以及我对父母的思念之情。这些都是别人所不能体会的,因此每张都有我的注释。我要把它们说出来,表达我自己的感情,让人们看到鲁迅对妻子、家庭、朋友、孩子的爱延伸到了他自己对人民的爱。”周海婴指着其中一张自己6个月大时的照片说:“这张照片,背后扶着我拍照的人就是我的父亲。”他语调低沉,尤显感伤。
 
    解放以后,许广平、周海婴母子将曾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下来的鲁迅的遗物、手稿几乎全部捐献给了国家。“我母亲的初衷是保留父亲的文物供展览、研究和纪念鲁迅。因此,这些本来散存于母亲和我相册里,今天偶然地瑰集到一块的几百张照片,也是父母留给我的最珍贵的、差不多也是惟一的遗物。”周海婴说。
 
    周先生非常珍惜这些留有父母手泽的照片。经过这么长的岁月,照片上父母的题字依然清晰如新。每当他翻看相册的时候,总是深深地沉入对往事的追忆中,同时也萌发要将它们整理成一册奉献给子孙和分享给世人的渴望。“出这本大相册我整整考虑了3年,含着泪的内心将家人对父亲的感情投入到大相簿的编撰工作中,这或许是我的使命吧。”
 
 
    ■ 为后人留下历史资料
 
    周海婴的母亲许广平曾经写过一些供大家做参考资料用的文章。而周海婴先生也撰写了《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谈到这一点,周老先生谦虚地说:“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只有7岁。我本人又是学习科技的,所以我觉得我不够资格写这些东西。”
 
    “我父亲有过这样一句话——‘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情。忘记我,管自己生活。’所以从我母亲和我家庭的本意,是把鲁迅交给世人去研究,学习。我父亲写这个话是他对全社会的一种期望。所以我们家庭对于一些纪念的活动和纪念的文章一直保持低调,因为我们觉得鲁迅没必要用一些太过形式、八股的东西来纪念。”
 
    周海婴表示,他写下的,都是他用眼睛看到的、用耳朵从母亲和亲朋好友口里听到的有关鲁迅以及鲁迅真实的家庭生活。包括一些零星琐事。
 
    “鲁迅也是普通人,也有自己的生活。我现在客观地将此记录下来,免得将来很多事无从查考。”周海婴说:“我现在70多岁,再过10年、20年后就没有人来证实某些问题了,那时就很难讲清楚了。”
 
    说到鲁迅,周海婴不免要提到在他父亲的一些论敌口中,常常会有鲁迅经常拍桌子骂人的描述。“这种描述引起了一些人对父亲的误解。其实,熟悉鲁迅的家人和朋友们都知道,鲁迅是和蔼可亲的。遇到无理的事情,父亲也不会拍桌子瞪眼,常见的是不吭气,因为他觉得不值得辩驳。”
 
    “我写出这些东西是为了让大家知道,父亲不仅是文学家,更是一个学者、教授、青年人的朋友。”周海婴说:“如同这本相册,收入的大多为历史照片,所以要尽可能的保持她的原貌,连照相所做的底托及字号也尽可能地保留,为后人提供真正具有历史价值的藏品,免得被人以假乱真。如果我的这些资料能为喜爱我父亲的朋友们提供一个新视角,一点新信息,我的心愿足矣……”
 
 
    ■ 靠自己赢得社会承认
 
    作为名人之后,周海婴也难逃一种无奈——长久以来人们总是将他的一切与他的父亲鲁迅相联系。谈话中,周海婴多次提到不愿意在父亲的光环下生活。
 
    据周海婴夫人马新云的回忆:1945年她家搬到上海霞飞坊62号,与住在64号的周海婴家是邻居。弄堂里的孩子们常在一起玩耍,大家并不在意周海婴是鲁迅的儿子,周海婴也从不摆架子。孩子们相互之间彼此平等,感情融洽。如今,77岁高龄的周海婴依然喜欢默默无闻、淡泊名利地工作与生活。
 
    “我们要靠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成绩,去赢得社会的承认。”周海婴说。
 
    鲁迅在遗嘱中“希望后代万不可做空头文学家”。这一教导始终贯穿周海婴的一生。他的启蒙教育一向顺其自然,不被强迫。小时候,他很喜欢一种叫积铁成像(也叫小小设计师)的玩具。这是一盒用各种金属零件组成的玩具。他用这些零件学会了组装小火车、起重机,装好了再拆,拆了又装,鲁迅总是在一旁鼓励他。鲁迅去世后,周海婴用自己储蓄多年的压岁钱交纳学费,报考南洋无线电夜校,1952年考进北大物理系后开始走上科研道路,最终成为一名无线电专家。他曾担任过中国电子学会理事,一直从事广播电视规划工作,并曾当选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为全国政协委员。
 
    谈到无线电,老人兴致盎然,滔滔不绝。他起身带我去观赏他的无线电设备,他用这些设备与海外业余电台爱好者通话。
 
    周海婴1946年便开始在上海操作个人业余电台。“通讯完毕,大家互赠卡片,结下深厚友谊。某一天不同的电波又在空中相遇,互相一问好,都是老朋友。”
 
    周海婴先生的无线电事业长达55年以上,在他的电台两边摆满了曾获得的各类荣誉证书。他说“业余无线电活动在世界上被公认为是一项高尚活动”。
 
 
    ■ 鲁迅子孙的责任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退休后的周海婴仍在研究一些社会问题,特别是身边老百姓普遍关心的生活问题。
 
    “我曾经学过两年的社会学,所以很关注我们的这个社会,希望能为这个社会做点事情”周海婴说。每发现一个问题,他都仔细地进行调研,然后在政协会议或相关场合上提出自己的建议。“比如说现在我们市场的打印机,价格便宜,墨盒却贵的惊人。问题虽小,但现在正在建立节约型社会,这正是我们目前应该关注的。”
 
    谈到上海鲁迅文化发展中心,周先生欣慰地告诉记者,这个文化机构是非盈利的,由他和他的儿子周令飞先生投资创办的。成立3年来,亲属们已投入近50万元。中心主要为维护鲁迅的权利、保护鲁迅文化遗产、弘扬和普及鲁迅而工作,因为我们感到现在的社会太功利,这个部分的事没人管、没人踏踏实实的做,我们很忧心。周海婴任中心理事长,现在他每天在家里也坚持工作,家里的三台电脑均为工作用。
 
    “我现在每天都要上网查资料,有时为确保准确无误,一查就要3、4个小时。”但周海婴一直在坚持工作。“我这个年龄使用电脑写作很费力,虽然很辛苦,很麻烦,但我把它看作我的责任,鲁迅子孙责无旁贷的责任嘛”周海婴说。
 
    “我和我父亲一样,从不约束、强迫我的后代做事,他们有自己热爱的职业。我从不刻意要求他们为我的父亲和我做什么事情。”
 
    周海婴说:“我的父母是一体的,我也永远和他们是一体的。我的孩子们也是一样,我想追求完整、圆满……”
 
 
    【周海婴小传】:周海婴,1929年9月27日生于上海。父亲鲁迅,母亲许广平。7岁时父亲去世。1952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原国家广播电视局副部级干部,无线电专家,长期从事广播电视规划工作。曾当选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为全国政协委员。
 
    代表作品:《我与鲁迅七十年》、《鲁迅家庭大相簿》。
 
    作者:宋冰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