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鲁迅文化基金会 > 新闻报道 > > 文章正文

鲁迅著作出版:品牌与多样化

发布于2005-10-19   浏览87次   评论0条  
  距2006年10月鲁迅先生逝世70周年还有一年时间,已有多家出版社迫不及待地推出鲁迅作品和相关图书,在2005年下半年提前形成出版热点。
 
  有业内人士认为,鲁迅在中国是可与曹雪芹匹敌的巨大的出版资源,随着2004年以来对鲁迅著作出版限制的放开,鲁迅图书市场就面临着重新洗牌的机遇。其他出版社如何能在这个市场上分一杯羹?人文社又将如何保持自己的优势抵制蚕食?2006年注定会成为鲁迅出版的热闹年度。
 
 
  ■ 人文社:继续保持品牌优势
 
  2005岁末,图书市场上最大的手笔莫过于人民文学社推出的新版《鲁迅全集》。
 
  人文社多年来独家出版《鲁迅全集》,自1958以来先后出了三版,其中1981年版至今已经销售了近20万套。2004年7月,国家明令取消了对鲁迅著作出版的政策限制,但是当时并未引起更多出版社的注意,因为当时人文社新版全集的修订也已接近尾声,新版全集将八十年代以来新发现的佚文一网打尽,而且,无论在校勘还是在注释上新版全集都当之无愧地是目前最权威的版本,其他社看来很难在这里有所建树。
 
  对于人文社现代文学编辑室主任王海波来说,继续保持和扩大人文社的优势则是她要考虑的问题。《鲁迅全集》主要是鲁迅的创作集,人文社以《鲁迅全集》《鲁迅译文全集》《鲁迅辑录古籍》和《鲁迅科学论著》这四部集子来全面涵盖鲁迅著作,除《全集》外,其他三本将陆续修订出版。其中《鲁迅译文全集》将于2006年10月左右上市,修订本新增加了原来译文的序跋、译者后记,给读者呈现一个更为完整的文本。在五六月份的书市上,人文社将推出鲁迅作品的分类全编,包括小说一卷、散文•诗歌一卷、杂文五卷共七卷平装本。为了照顾到1981年《全集》的读者,人文社将出版两卷本(估计)的修订详记,将新版对旧版的改变包括其中,作为1981年版的工具书。
 
  新版精装本的《鲁迅全集》一出,各方纷纷反映定价太高。人文社于是根据读者的承受能力和需求层次,将在2006年推出鲁迅著作29种平装单行本,分别定价,方便读者购买。
 
  作为政策的受益者,人文社在鲁著出版方面积累了雄厚的实力,其他出版社自是难以望其项背的,人文社2006年庞大的出版计划证明了这一点。不过,“虽然人文社目前确实占据了一个制高点,但是从市场竞争的大形势来看,这种优势是相对的而不可能是绝对的”,原浙江文艺出版社编辑、评论家李庆西认为这个市场还是大有可为的,李庆西曾是浙江文艺社出版鲁迅著作的策划人和编辑。
 
 
  ■ 后起者:市场细分挤占市场份额
 
  鲁迅文本以全集、分类文集和各种选本的形式出现,就全集来说,有专家认为人文版并不是尽善尽美。目前人文版的编法,按照李庆西的说法,“有点两头不讨好”。18卷本对一般读者来说,卷帙浩繁,价钱又贵。其实一般读者很少会对书信、日记产生兴趣。而对于专家来说,目前的全集没有包括译文,并不完整。从出版的角度来看,应该将专家和一般读者的需求分开,以包括译文在内的大全集满足专家需要,同时出一套小全集以飨一般读者(去掉书信和日记,十卷篇幅)。
 
  人文版全集是按照文体来编辑,而为了适应不同读者的阅读口味,全集也可存在多种版本形式。福建教育出版社将于2006年一二月份推出的《编年体鲁迅全集插图本》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这套书共八卷,首次采用编年的方式编纂鲁迅作品,选配了两千多幅历史图片,全集收录了除书信外的鲁迅作品,每册在450页左右。福建教育出版社有出版鲁迅图书的传统,20世纪九十年代该社出版的《鲁迅手稿全集》《鲁迅解读书系》等都曾有过一定的影响。据福建教育出版社的副总编辑黄旭介绍,这套全集的编纂是想提供阅读鲁迅的另一种形式,对研究者来说,编年体有助于更好地把握鲁迅写作及思想的脉络,大量的历史图片也具有很大的收藏价值。福建教育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孙汉生说,这套全集的目标读者是“进图书馆的研究者”,作为一个地方出版社,又是教育出版社,实力所限,这套全集的出版还不可能产生像人文社的全集那样的市场效应。
 
  “客观地说,目前其他文学类出版社还没有哪家具备跟人文社PK的实力,而有实力的大学出版社在编辑力量上恐怕也难以跟人文社相抗衡。”李庆西分析目前的市场格局,认为对于一般出版社来说,眼下应对的办法不妨“化整为零”,通过选题的深化细化去挤占市场份额。
 
  浙江文艺出版社在20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出版了包括小说、散文、杂文在内的“鲁迅作品全编”,这是市场上出现较早的按照文学体式编排的分类全编,这套丛书加上后来该社出版的鲁迅作品选本,成为市场上的主流产品之一。
 
  根据读者需求,考虑不同的编选方案也是鲁迅文本开发的一个重要途径。分类文集、青少年读本、名家精选本等等——已出版的鲁迅选本数量可用铺天盖地来形容,然而多有重复,版本缺乏竞争力。近年来,选本形式也多样起来,比如书话、语录、序跋等等。李庆西认为多从读者角度考虑,会有许多这样的编纂方案。在采访中,他提到郜元宝有个思路,就是将鲁迅文章中直接涉及自身经历与思想变化的篇目,像《朝花夕拾》中的一些散文,像《我和〈语丝〉的始终》那种杂文,汇辑成一册,无疑会给读者把握鲁迅的人生脉络提供方便,就像是一本不是自传的自传。
 
  现在市面上还几乎没有鲁迅著作的详释本,《全集》也好,各种单行本也好,现有的注释都只起到最基本的扫除阅读障碍的功能,当然这是最基本的,基本的训释和史料排比,那是不带个人色彩的东西。“但是,市场上应该允许存在另一种注本,就是有阐发性的注释,甚至带有注释者的个人发挥。如果说那就弄成了注释者所理解的鲁迅,那也没错,人们说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为什么我们只能有一个鲁迅?这种详注可能不适合《全集》《全编》一类,但选注某些作品会很有意思。”
 
 
  ■ 文本以外的鲁迅图书出版
 
  鲁迅博物馆馆长孙郁计划2006年整理出版六册鲁迅与外国人往来信函的明信片。多年来,孙郁在从事鲁迅研究的同时,也很注意有关鲁迅资料的整理。“这是一项基础性的工作,对鲁迅藏书、手稿、诸多藏品的整理和研究对于全面认识鲁迅有很重要的意义。”鲁博收藏的鲁迅藏书1.4万多册,辑录古籍手稿2200多页,鲁迅收藏的汉代石刻画像、六朝造像及历代碑帖拓片6000多张,孙郁认为这是潜力很大的出版资源。2006年鲁迅所藏的所有版画将整理出版。
 
  2000年,孙郁与另一位鲁迅研究专家黄乔生共同主持河北教育出版社的大型史料汇编“回望鲁迅”,这套丛书基本上将谈鲁迅的文章都编选了进去,包括散文和论著两个部分,洋洋22卷本,其编选范围之广,让其他出版社很难再出相似的版本。
 
  鲁迅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使有关他的研究论著多不胜数,但是研究并没有穷尽,仍然有很多领域有待开拓。世纪之交的时候,鲁研专家张梦阳提出,鲁迅研究长期以来偏重于鲁迅的思想和精神方面的探讨,而忽视了对艺术,特别是语言艺术的探究。从出版的论著上来看,五年后的今天,这个方面仍没有太大的进展,只有今年郜元宝在复旦大学出版社出了一本《鲁迅精读——汉语言文字原典精读系列》。
 
  鲁迅与同时代文化名人的比较研究是20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鲁迅研究的一个热门领域,比较对象包括了郭沫若、梁实秋、周作人、茅盾、胡风、林语堂、钱钟书等人。例如“文坛刀客”韩石山的《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其观点自然值得商榷,但写作注重场景的设置,比一般鲁研著作更具可读性。也许这种不同的声音可以拉动萧条的学术图书市场。
 
  2005年以来,外国人对鲁迅的研究受到重视。北京大学出版社11月出版了两本日本学者的论著:《鲁迅、创造社与日本文字:中日近现代比较文字初探》(伊藤虎丸)和《鲁迅•革命•历史:丸山现代中国文学论集》(丸山),鲁博2005年还编辑出版了《韩国鲁迅研究论文集》。鲁迅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有专家认为,外国人研究鲁迅的著作的引进趋势会逐渐加强。
 
  至于鲁迅的传记,70年来也出了很多,不过李庆西认为,目前为止还没有一部让大家都很满意的鲁迅传记。“我个人觉得写得较好的两部是林贤治的《人间鲁迅》和王晓明的《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但也都有缺憾。单就篇幅而言,前者太厚,后者太薄,从出版角度看都不太称意。”李庆西期望“能像余秋雨写《文化苦旅》那样写鲁迅传记”。
 
  以艺术的形式来表现鲁迅不是最近才有的现象。早在所谓的“读图时代”到来之前,鲁迅的著作就已经以插图、木刻、漫画等多种形式加以表现。赵延年、丰子恺、丁聪、裘沙和王伟君夫妇都以他们的笔或刻刀表现着鲁迅的精神世界,目前插图本的鲁迅选本基本上都是选用他们的作品。鲁迅的各种画传市面上版本已多,今年就有团结社、复旦社、上海书店社等多种,2005年9月《鲁迅家庭大相簿》出版,鲁迅之子周海婴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老照片,展现了鲁迅一家的生活历程。估计画传的出版很难再有创新。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