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鲁迅文化基金会 > 新闻报道 > > 文章正文

江田五月:参与大师对话论坛可谓神奇缘分

发布于2017-09-12   浏览77次   评论0条  

江田五月 日本日中友好会馆馆长  

 

 

1.前言

 

在早期的中日两国交流史当中,鲁迅和夏目漱石两位文豪,扮演了十分重要角色,发挥了重大积极作用。而绍兴这座城市,与两位文豪,更有着深深的不解之缘。值此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之际,在绍兴举办《鲁迅与夏目漱石对话论坛》,对于两国之间的友好交流更具纪念意义。

 

上周星期五(九月八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和中日友好协会在北京举办了盛大的纪念招待会,我个人也有幸与会。中日两国各界友人齐聚一堂,共襄盛举,隆重庆祝“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招待会之后,又获邀出席本论坛,我更倍感荣幸,请允许我对主办方的盛情邀请表示衷心的感谢。

 

当前,中日关系正处在趋缓走暖的趋势中,积极改善两国关系是中日双方必须共同努力的重要使命。在这样一个关键时期,广泛开展各种文化、艺术领域的交流活动,我个人认为是非常及时和有意义的。

 

 

2.我的中国缘

 

首先请允许我在自我介绍的过程中,简单叙述一下我的家族与中国的不解之缘。早在二战前,我的父亲,就积极投身于日本的农民运动和反战运动,并因此受到政治迫害,而入狱两年零八个月。父亲获得刑满释放的时候,正是太平洋战争即将爆发之时,整个日本正快速的滑向战争的深渊。而作为政治犯的父亲,如果继续留在日本,有可能面临巨大的生命危险。通过特殊渠道,父亲在河北省石家庄找到了一份从事水利工程的工作,于是,便带着母亲和年幼的我,远涉重洋来到了中国。令人欣慰的是据说父亲当年参与的水利工程,在战争结束后也为中国人民的国家建设事业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在华北得知了日本战败的消息后,我们一家人乘坐登陆舰从天津撤离,踏上了归国的旅程。在中国人民不计前嫌的照顾和协助下,我们才能终于平安返回日本。其实我的妻子,也是在战争中出生于北京的日本人,名字叫做“京子”。但这个“京”字指的不是“东京”也不是“京都”,而是“北京”。

 

以上虽然是我的个人经历,但是回顾历史,有过这种跨越国界的信赖和友好交往经历的人,无论在日本或是中国都并不罕见。中日两国之间,在近代以前就有着有悠久的友好交流传统,其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更遥远的古代。

 

日本有一种传统的戏曲舞蹈艺术—— “能乐”,在其剧目中便有一出“唐船”。讲的是在日本的室町时代,也就是中国的明朝,随着两国间贸易的繁盛,双方之间的争议、纠纷也时有发生。有一次,一位叫祖庆的中国人被九州的地方领主扣留了。13年后,祖庆留在中国的子女们来到日本,想要带父亲回国,而此时的祖庆在日本却已经又有了孩子。正当大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领主被中日两方子女的诚意所感动,最终允许了祖庆带着所有的子女回到中国,让他们一家团圆的故事。祖庆一家人以超越国界的亲情,融化了领主顽固的心意。可以说只有彼此心意相通,才能解决商业伙伴间的争议和纠纷;放大到国家间的文化、艺术、体育以及经济领域,民间的深入交流也才是最有效的沟通途径。

 

 

3.担任公益财团法人日中友好会馆会长

 

我自2010年起,担任公益财团法人日中友好会馆会长职务,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日中友好会馆的有关情况。日中友好会馆,是一个公益性质的基金会,通过酒店经营等商业业务,所得的利润,用于中国留学生宿舍的运营。同时受日本外务省的委托,开展日中青年交流活动。最近我们还开始致力于推动中日两国在植树造林等领域开展合作。

 

作为日中友好七大团体中最年轻的一员,我会馆的历史约40年,其前身可以追溯到二战前。时至今日,已有累计超过4200名青年留学生曾生活在我会馆的留学生宿舍。毕业后,他们顺利进入两国社会的各行各业。可以说我会馆在日本对华交流中据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作为日中友好会馆的会长,我想指出,之前一段时期,由于日中两国政府间的外交紧张局势,造成了大量已编列预算资金不能消化,而不得不退回的情况。例如,有一些原本愉快地接受留学生寄宿的家庭,由于突然间收到取消寄宿的消息而感到十分困扰,使得我会馆在工作中也遇到了很大困难。今天,看到两国关系逐渐修复,我如释重负,但还是要提醒各位,民间的友好交流,特别是青少年交流,应该注意防止受到政治冲突的影响。

 

目前,日中交流仍然面临挑战,日本青少年对中国的访问活动还没有恢复。我们将会进一步努力,也热切期盼如本次论坛一样的民间文化交流活动能不断增多。只有通过实现两国间的双向交流,才能真正建立起两国间的信赖关系。今年6月,应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邀请,我与70余名接受中国留学生寄宿的日本家庭代表一起,前往北京、成都和上海,回访那些曾经在这些日本家庭寄宿过的中国留学生。当这些中国留学生和在日本照顾他们的“爸爸、妈妈” 再度聚首的时候,感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短短一天的相聚,让我深切的感受到在他们心中的那份情感是何等真挚而宝贵。也让我感到应该积极推动日本的对华访问活动不断发展、深化。

 

 

4.鲁迅与夏目漱石

 

最近,在增进中国的对日理解方面,我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那就是鲁迅所写的短篇小说《藤野先生》。这个小说描写的是他来日本仙台学习医学,并与日本人教师交流的一段留学经历。也许是老师太严厉了,虽然鲁迅最终没有继续学医,而是选择了另外的道路,但是当鲁迅后来回想起这段经历时,以“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这样一段话,结束了这个故事。令我感到钦佩的是,这样一个故事,竟然编入了中国小学的教科书,使得中国的年轻人都对这段过往有所了解。在青少年交流团的欢迎晚会的中,我就此询问与会的中方年轻人,是否知道这个故事,结果他们大多数人都举手表示知道。从那时起,我就一直不断提醒日本人,“中国教科书绝不是只会批评日本”。

 

而说起夏目漱石,虽然我们时代相差很远,但他算是我大学的大学长、老校友,也算是我留学英国的前辈。当我还在担任法官的时候,有一天,最高法院向我询问是否有意向接受(公派)去英国留学,不过条件是一旦接受(公派)留学,就必须终身担任法官职务,因此被我当场回绝了。当晚,我跟父亲谈及此事,父亲勉励我,说:“当年夏目漱石是以文部教官的身份,前往英国留学,但他回国后却辞去公职,从一个新闻记者蜕变成为伟大的小说家。而今,还有谁会非难他当时的选择呢?不要多想,好好的去学习!”于是第二天,我立即重新回复最高法院,决定去英国留学。此后,虽然我也和夏目漱石一样辞去了公职,投身到了政治活动中,但在英国的留学经验,对于我在国会的工作,仍多有助益。今天,我能参加这样一个与两位文豪都有着深刻关联的论坛,又何尝不是一种神奇的缘分

 

 

5.最后

 

中日是永远“搬不走、离不开”,一衣带水的邻邦,也孕育出了使用同样文字的汉字文化。汉字是表意文字,每一个字都有他自身的意义,汉字的书法艺术也具有其他文字文化所不具备的独特魅力。使用同一种文字的中日两国人民汇集一处,参与文化交流,其精彩纷呈,是两国以外的其他外国人士所难以想象的。希望本次由鲁迅文化基金会主办的文化交流论坛,今后也要持续举办下去,并衷心期望本文化论坛能取得丰硕的成果。

 

我的讲话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