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鲁迅文化基金会 > 新闻报道 > > 文章正文

虹口各界公祭鲁迅先生文

发布于2018-10-19   浏览61次   评论0条  

编者按:

 

于10月19日的开始的首届鲁迅文化周活动已经落下帷幕。此次文化周活动不但恢复了“鲁迅逝世日公祭”的传统,而且在文化周期间举办接连举办了“与鲁迅有缘的城市”文化对话会、“狂人100”版画精品展、鲁迅学校校际交流会、“鲁迅与虹口”展览、《我以我血荐轩辕》情景剧、文学剧《为了忘却的纪念》的诸多公众参与的文化活动。“鲁迅文化周”虽然结束了,但我们更希望这是一个开端。人们更加关注“鲁迅精神”,关注以鲁迅先生为代表的那些为推动国家复兴与民族进步的先贤与先烈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最后,谨以由郜元宝先生撰写的《虹口各界公祭鲁迅先生文》以示简述。

 

 

 

 虹口各界公祭鲁迅先生文 

 

公元2018年10月19日,虹口各界谨具鲜花时羞之奠,公祭鲁迅先生,敢告于先生之灵曰——

 

先生以公元1881年9月25日生于浙江绍兴。稽山鉴水,古称沃衍,先生之诞,天命有所寄焉?汝南周姓,远绍姬氏,先生之降,天命有所托焉?不幸家道中落,由小康堕入困顿。险阻艰难,实多罹之。

 

然君子弘毅,不馁不弃。幼承义方,根本厥美。负笈金陵,始接新知。又赴东瀛,为学日进。弃医从文,知首在立人;挣天拒俗,端赖摩罗诗力。于是造作大文,以涵养神思为指归。又翻译小说,务求信达;域外文术新宗,自是始入华土。

 

至先生之归也,故园黯淡,风雨如磐,八表同昏,万家墨面。先生乃自蛰伏,仅以小吏之职仆仆于故乡及京师道中。然血荐轩辕,蒙耻救民,未曾一日或忘。

 

公元1917年,改良与革命之声起于文苑,先生欣然应和。下笔锦绣,《呐喊》《彷徨》;扬手文飞,《热风》《华盖》。龙潜十载,一怒冲天。中国之读者,由此出梦寐而思振作,如脱秋肃而入于春温也。

 

伟哉先生之文,其所起者,岂止八代之衰?壮哉先生之德,其所济者,实为天下之溺。

 

然旧邦新命,变故特多。进化退化,与时俱演。“五四”诸贤,或高升庙堂,一阔脸变。或隐身书斋,各各敛其灵光。唯先生破关之后,再无退志;旗纛既张,呼啸向前。厦门寂寞,乃作《奔月》《铸剑》;粤海波高,竟谈魏晋风度。岂“而已而已”,实不得已也。

 

及至卜居沪滨,稍得宁静,喘息未定,即谋恢弘文术,创造孔多。故事新编,寻根讨源,并续小说之故辙。木刻笺谱,融通中西,以备图史之旧制。杂文古已有之,然必至先生,方成大国;而国民根性,如禹铸九鼎,无所遁形矣。

 

时方艰危,国事蜩螗,如深渊大泽,龙亡虎逝,鳅鳝狐媚,变怪杂出。然先生韬光里巷,坐拥皋比,小楼自有春秋;两间一卒,宗旨抱定,荷戟已非独战。冒强权之矢石,为民请愿;斥友邦之惊诧,辨明皂白。又以明达,见世事无所凝滞,非古之牢骚孤愤者可比也。

 

幸得先生,砥柱中流,虽荆棘塞途,生路未失。青年赖以有慈父之教,老成亦心折其议论之公允。人谁不爱先生?中国文坛,由此不再寂寞。

 

先生以1936年10月19日病殁。达人洒落,生死岂足萦怀。厄于中寿,临终并无遗恨。其情思志趣悉见于著作文章,历万世而同祀,共三光而永光。真爱先生者,自得矜式;缪托知己者,难饰其伪。

 

呜呼!沪人何幸,先生最后十年,流寓沪上,文章有赫,峙于中天,为我国家民族所共仰。既逝乃葬于虹口,俾四方同好辐辏糜集,永怀敬悼。

 

我等今来公祭,敢不深自思维,追想往圣,激励后昆,勠力当下,眷念方来!

 

祭文作者:郜元宝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