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鲁迅文化基金会 > 新闻报道 > > 文章正文

他是鲁迅独子,70年拍摄数万张底片,不为“猎奇”只为证明时事

发布于2019-03-03   浏览108次   评论0条  

为纪念鲁迅先生独子周海婴诞辰九十周年,3月1日,“记忆星辰——纪念周海婴诞辰九十周年摄影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启幕。展览展出周海婴先生收藏、拍摄的摄影作品百余幅,集中展现了周海婴先生对摄影的独特理解和非凡成就。

 

开幕当天,周海婴之妻马新云和长子周令飞都出现在了展厅现场。周令飞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父亲从事摄影70年,一直非常低调。2008年才第一次将压箱底的照片拿出来在孔庙展出。今年是父亲的摄影作品首次进入国家的美术馆,代表了摄影界对父亲摄影作品的文献价值、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肯定。

 

“我父亲一直在跟我讲,他这一辈子没有做祖父说的‘空头文学家和艺术家’,他老老实实地在做事情。而他人生的一大爱好摄影,终于能为国家和社会做出一点贡献,他感到非常高兴。”周令飞说。

 

 无线电专家也是摄影发烧友 

 

周海婴1929年9月27日出生于上海,是鲁迅和许广平唯一的孩子。出生刚满一百天,鲁迅夫妇就携周海婴在上海一家知名照相馆拍了百天照。这张照片作为展览的海报,预示着周海婴与摄影不解的缘分。

 

周海婴长子周令飞 1953年 中国美术馆藏

 

鲁迅先生在周海婴七岁时去世,在他留下的遗嘱里,有一条是关于周海婴的:“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也许正是父亲的慈爱里带着严厉的话,影响了周海婴后来的人生抉择。他在青少年时期有两个爱好,一个是无线电,另一个是摄影。15岁那年,他用积攒的零花钱和压岁钱在二手相机店购买了人生的第一台相机,那是翻盖皮腔式日本相机,F/45镜头,康搬快门1-1/200秒,使用127底片,拍16张。但用过几个月之后,为了缴纳上无线电夜校的学费,周海婴忍痛将相机卖掉。

 

1948年,在中共地下党和民主促进会的安排下,许广平、周海婴母子离沪赴港。在香港,他用800元港币买下一台禄来福来(Rolleiflex)双镜相机和一支Sornar F/3.5镜头,同时买了24卷柯达胶卷,一卷安思柯120彩色反转胶卷。不久后,这台相机伴随着他乘坐轮船北上东北,拍下了沿途景致和各类来往的重要人物。

 

李富春和沈钧儒 1949年 中国美术馆藏

 

他白天用镜头记录身边形形色色的人与事,夜里利用洗漱间冲洗底片。新中国成立后,他返回上海“寻师回炉”,23岁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无线电专业,毕业后成为国家广电总局的无线电专家。摄影作为终身爱好,一直在周海婴生活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镜头下四五十年代的中国 

 

此次展览分为“家族:爱的记忆”、“上海:弄堂时光”、“东北:红色之旅”、“北京:安居乐业”、“绍兴:乡音难忘”五个部分。展陈空间设计以“温暖记忆”为主题,借鉴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先生的书籍设计所使用的“文武线”、“乌丝栏”等视觉元素,具有浓郁的书卷气息。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周海婴为补习落下的课程回到上海,同母亲居住在霞飞坊64号。“上海:弄堂时光”部分展现了一段无忧无虑的青春时光。这个时候,因哮喘病常常在家休养的周海婴结识了住在霞飞坊62号马家一家子,二女儿马新云尤其与他要好。

 

马家四姐妹在上海东正教堂前留影 1949年 中国美术馆藏

 

他用镜头记录下马家几姊妹乘船游黄浦江、在东正教堂前的倩影。展览中还有一张精彩的“自拍”照片。那时候,热恋中的周海婴和马新云邀请马新云的三个闺蜜及其未婚夫共同出游,八个人靠在一棵古树旁,言笑晏晏,定格了美好而难忘的一瞬。

 

周海婴、马新云邀请马新云的三位朋友及其未婚夫一同游玩 1947年 中国美术馆藏

 

五十年代周海婴来到北京求学,学业之余,他的目光更加对准了街头巷尾的民生社情。在“北京:安居乐业”部分,我们能看见摇煤球的老人、街头听人读报的妇孺、与民众交流的苏联专家、北海公园里的同学聚会、人民食堂里的茶客、大前门的黄包车、什刹海启明茶社的相声表演……此时周海婴与马新云结为夫妻,长子周令飞、次子周亦斐相继出生,周海婴喜欢为孩子们拍照,文学前辈巴金、丁玲、萧军等等也出现在他的镜头里。

 

作家巴金 1978年 中国美术馆藏

 

关于摄影,周海婴曾说:“我不为‘猎奇’,只为它们能证明时事。”无论在上海的里弄还是北京的街巷,他的焦点永远对准底层的人民,他为止动容并摁下快门的永远是底层人的喜怒哀乐。

 

批评家、独立策展人朱其认为,对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中国的影像记录,“唯一能够与之并肩的同期摄影,是1948年至1949年间法国摄影师布列松在中国拍摄的伟大作品。”而批评家张念在谈到周海婴的摄影作品时说:“他镜头里的面孔都非常精美,我们中国曾经有过这样一种精神面容,现在看不到了。”

 

 他的摄影里贯穿着强烈的鲁迅精神 

 

在3月1日举行的展览开幕式上,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谈及展览缘起时表示,因为塑过鲁迅,多年前他与周海婴先生有过几次交往,先生给人的印象平实谦和。最近,鲁迅先生之孙、周海婴与马新云长子周令飞先生代表家属欲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一批其父的摄影作品及文献。吴为山说:“今年是周海婴先生诞辰90周年。为此我们举办周海婴先生摄影展,精选周海婴先生70年摄影艺术生涯中各个时期的代表性作品……这将是一次艺术的巡礼,也是一场人生的礼赞。”

 

启明茶社的相声表演 1949年 中国美术馆藏

 

在开幕式后举行的展览研讨会上,中国艺术研究院摄影艺术研究所所长李树峰表示,海婴先生一直称自己为业余摄影者,恰恰因为此,他的摄影是纯粹无功利的。

 

“海婴先生不是记者,没有报道任务,也不是职务的宣传行为,他完全是抱着一颗闲心看世界。恰好因为他的闲心,成就了他现在影像的价值。”李树峰说。

 

周海婴、马新云与朋友在人民食堂喝茶(自拍) 1951年 中国美术馆藏

 

他认为,摄影和其他艺术创作一样,需要在“闲”的情况下去观察、认知、体验、醒悟,打通自我和外界。“海婴先生从小的时候拿起相机,一直到他八旬办展的时候拿着数码相机还在拍,一直是一颗闲心在支持着,这让他观察现实世界的时候有一种突破,有一种对既定框架、偏见、约束的突破,延展出来一种价值,使他的影像能够越看越有味道。”

 

原解放军画报副社长刘铁生特别指出,1948年周海婴随着民主人士划着海船,从香港到东北解放区,在整个过程中他拍下了郭沫若等民主人士等党和领导人的照片,到沈阳又留下了迎接新政协的影像,是见证历史的孤本,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

 

街头读报 1953年 中国美术馆藏

 

此外,周海婴作品中对普通人及其生存境况的关切亦令观者动容。刘铁生说:“周海婴的摄影人生和摄影作品正是遵循鲁迅的以人为本的精神,这是他带给中国摄影史特殊的意义和令人震撼的原因。”

 

展览持续至3月17日。

 

(转自南方都市报)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