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鲁迅文化基金会 > 新闻报道 > > 文章正文

为了不忘却的纪念 ——致敬中国新兴版画运动九十周年

发布于2021-03-30   浏览125次   评论0条  

 


 

展览名称

为了不忘却的纪念

——致敬中国新兴版画运动九十周年

 

展览时间

2021年3月20日—5月20日

 

展览地点

金陵美术馆三号展厅

 

出品人

尤荣喜

 

学术主持

王华祥

 

策展人

刘春杰

 

策展助理

张凡 张雪婷

 

主办单位

鲁迅文化基金会 中央美术学院 

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 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

 

承办单位

南京书画院 金陵美术馆


 

 

前言

 

 

为了不忘却的纪念
——致敬中国新兴版画运动九十周年
 

 

 

这大概是国内第一个纪念“鲁迅先生倡导中国新兴版画运动九十周年”的展览,金陵美术馆深感荣幸。
 
在中国,鲁迅与版画几乎是同义词,正如瓷器之于中国。提及版画,人们自然就联想到他,或者说鲁迅等同于版画,甚至很多人以为鲁迅就是版画家。
 
艺术同源,很多文学家喜欢造型艺术,致力于推广自己喜欢的画家。比如傅雷,曾不厌其烦地写文章推介黄宾虹,还为他策划画展、卖画,自己也不间断购买收藏他的作品。傅雷还曾专门印了一张“美术批评家”的名片,引得钱钟书暗自笑话。萧乾在域外买了大量英国木刻珍藏,还曾出版过一本收藏专集,他在前言中盛赞英国人的木刻技艺,呼吁中国同仁学习。这些作家或收藏某一门类的作品,或某一画家的画作,宣传和推广也都局限在个我的小范畴。而鲁迅与他们截然不同,他力促中国木刻获得新生,关乎民族传统艺术的命运,这种超乎寻常的作为在中外美术史上是罕见的。
 
鲁迅喜欢古版书里的木刻插图,曾颇费时间和金钱复制出版了《十竹斋笺谱》。对于木刻的热爱、推崇、推广,大概也缘于他对一成不变的传统中国画的反感,他认为那些甜俗的画作于民族于大众没有什么益处,与时代没什么关系。他曾经说过:“牛屎式的山水太多,看起来不很令人愉快。”
 
有位开书店的朋友,弟弟是日本小学木刻教员,鲁迅就请他办了一个学习班,自己当翻译。鲁迅不会想到,1931年8月17日创办学习班的那一天,成了中国现代版画的诞生日。星星之火,得以燎原。学习班培养了一批杰出的画家,这些年轻人的作品为当时抗日救国、民族解放事业摇旗呐喊,成为那段历史不可或缺的宣传利器。
 
以后的日子里,写作、讲学、翻译、编书,无论多么繁忙,他都不曾忘记推广木刻,就像一位忙碌在田间的农夫,虽然辛苦但乐在其中。他长期与50余位木刻青年往来,为他们寄书籍、买刻刀、送宣纸,自费出版这些青年的木刻作品集。鲁迅认真地点评青年们的新作,教他们借鉴外国优秀木刻,让他们学习中国传统古版画,牵着他们的手前行。同时,依靠自己的影响力,联络报馆、杂志、书商,发表这些稚嫩的作品。
 
看到稚嫩的幼苗长大变高,他就打叉、扶正、施肥浇水。鲁迅在信中对广东青年李桦多次予以指点,认为他的木刻人物比例不准,画面的构图不完美,并说:“木刻是一种作某用的工具,是不错的,但万不要忘记它是艺术。它之所以是工具,就是因为它是艺术的缘故。”薪火相传,李桦日后终于成长为中国现代版画的一代名师,为新兴木刻做出卓越的贡献,开启新中国版画事业、版画教育事业的新篇章。
 
鲁迅当时是极不受当局欢迎的作家,请来的授课者仅仅是一名日本小学教员,参加者不过是一些喜欢木刻的无名青年。没有大师莅临,更没有 “学院”和“美协”支持,但是,他们创造了历史。回到俗世,我们如果按今天的各类“高研班”、“大师班”、“名家班”的收费价格换算,鲁迅也该是胡什么榜的前几富了吧?然而,他培养的是民族的脊梁,创造的是文化的奇迹,多少金钱能兑换?
 
鲁迅对于国外优秀艺术极其敏感,并倾情推荐给国内木刻青年。他说:“在珂勒惠支的作品中看见别样的人,他们虽然并非英雄,却可以亲近、同情,而且愈看,心愈觉得美,愈觉得有动人之力。她是劳动阶级有力的代言人。”鲁迅也有天真浪漫的时候,脑袋一热,竟给珂氏写信,希望她能为中国苦难的大众作画。珂氏对待艺术极其真诚和严肃,她回信说:“对于中国的事物并不熟悉,无法创作。”一瓢冷水并没有浇灭鲁迅的热情,他购买了一批珂氏版画原作,选出21件版画,并选购上好的宣纸,委托郑振铎在北平故宫博物院用珂罗版精印。当103套作品画页运抵上海后,为了省钱,他在上海印制封面、前言以及亲自撰写序目,并且依次排序后,再送往印制厂装订。画册装订完成,鲁迅与许广平在家中席地而坐,又亲自用毛笔在上面编号,并注明:有人翻印,功德无量。其时是1936年5月,身患重病的鲁迅在世还有区区百余天的时间。他抱病把其中30册寄往国外,包括画家本人,40册赠送国内木刻青年、作家、朋友,另外33册低价发售。
 
卓越的人所以不凡,皆因他的非凡业绩,一位文豪九十年前的跨界义举,成就了民族艺术,同时也创造了另一个领域的非凡,令人油然而生敬意。
 
鲁迅收藏了2000余幅20世纪30年代青年画家的木刻作品,以及2000余幅外国版画家作品。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岁月里,吃饭和保命最为重要,收藏木刻作品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雅事。如今,他所收藏的4000余件版画珍品安静地躺在博物馆柜子里,或悬挂在展厅中,它们与鲁迅的著作、与鲁迅精神一样,共同构筑起了巨大的精神丰碑,穿越时间,永存于世。
 
鲁迅先生离世已经八十五年,其实版画人从来没有忘记鲁迅,因为在版画作品与活动中,他仍然频频出现。也许为了追求细密与繁复、清新与时尚,或者过于走入了技艺的精湛。我们的版画变得好看了、细腻了、巨大了,甚至模糊了绘画的边界。不仅如此,在高等美术学院与大学艺术学院里,设备齐全而先进,业态发达,版画专业达到空前繁荣。版画作者精英化,非以往可比。但是透过五光十色的画面表层,深究作品思想与作者的诉求,不可否认的是,版画较之它辉煌的历史缺失了精神,磨平了棱角,远离了现场,态度变得暧昧,与鲁迅当年希望版画的个性与鲜明远行。
 
今年是鲁迅先生倡导新兴版画运动九十周年,也是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我们从金陵美术馆馆藏版画作品中精选九十件。宣示版画今生的品格,展现版画强大的生命力,表达九十位版画创作者对中国新兴版画和鲁迅先生的敬意,同时也用鲁迅先生刺激一下我们的精神,想想鲁迅,想想时代,想想我们自己。
 
感谢鲁迅文化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的支持。
 
感谢鲁迅,有他,我们有了中国新兴版画;感谢鲁迅精神,有它,我们迷失时可以找到方向。

 

 

策展人 刘春杰

2021.3.15

 

 




▲展览现场

 

 


部分作品欣赏

 

网中之羊  石版版画 57cm×41cm  1992年  苏新平

 

戴口罩的病毒  木版  45cm×59cm  2020年  王华祥

 

无题  木刻版画  80cm×60cm  2017年  方力钧

 

大批判——卡地亚  石印版画 120cm×79.5cm 2008年 王广义

 

不再啰嗦  套色木刻 91cm×74cm  1998  代大权

 

大师17-2   木版套色  110cm×60cm 2020年  刘京
 

野草  套色木刻  61cm×87cm  2018年  王建山

 

哭泣的母亲.1937   木版  95cm×72cm  1991年  袁庆禄

 

大时代—乐园  木版套色  94.5cm×71cm 2019  郑建辉

 

向光注视-7  丝网版  95cm×45cm 2019  张辉

 

微茫之见——眠春  木版套色 180cm×110cm  2019  刘颖

 

鲁迅文化基金会纪念章

 

鲁迅版画奖奖章

 

鲁迅先生嫡孙、鲁迅文化基金会会长周令飞(左二);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国际版画研究院院长王华祥(右一)参观第二届鲁迅版画大展。

 

 

参展艺术家名单(按拼音排序)

 

安海峰 敖高娃 班苓 曹丹 陈琦 丛伟 

代大权 戴政生 邓耀明 范敏 方力钧 

郭鉴文 郝伯义 郝平 黄启明 黄洋 

姜陆 孔国桥 孔亮 寇疆晖 邝明惠 

李宝泉 李纲 李康 李小光 李彦鹏 

刘波 刘春杰 刘根 刘京 刘丽萍 

刘小东 刘颖 卢治平 栾剑 罗凡   

罗氏兄弟 罗湘科 罗旖旎 濮存周 

宋光智 苏新平 隋丞 谭平 唐承华 

陶加祥 王超 王广义 王华祥 王家增 

王建山 王连敏 王霖 王晓林 文牧江 

文中言 邬林 吴建棠 吴蔓 武学良 

夏玉清 徐宝中 徐开利 杨锋 杨宏伟 

杨茂源 杨山河 杨渝光 杨越 尹朝阳 

应金飞 尤荣喜 于子亮 袁庆禄 岳敏君 

张广慧 张辉 张炼 张敏杰 张晓锋 

张晓刚 张战地 郑建辉 郑凯迪 郑学武 

钟曦 周洪亮 周吉荣 周一清 朱健翔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