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鲁迅文化基金会 > 新闻报道 > > 文章正文

周令飞会长在中日交流活动上的讲话

发布于2021-11-16   浏览134次   评论0条  



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办中日两国的特别交流会,缅怀鲁迅先生与藤野先生两位大师的深厚友谊,我觉得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活动。在这里,我谨代表鲁迅文化基金会,代表鲁迅家属,向大家表示衷心的问候。
 
今年是鲁迅年。
 
2021年9月25日,是我的祖父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10月19日是鲁迅逝世85周年纪念日。同时,今年也是鲁迅先生《故乡》和《阿Q正传》两部名著发表100周年。根据中国逢5小办、逢10大办的习惯,在今年9月-10月短短的一个月里,毫不夸张地说、我是日夜兼程地参加了在中国多个城市,从中央到地方,从官方到民间举办的近三十场活动。而其中绝大部分是我们鲁迅文化基金会主办或参与筹办的。这其中比较重要的有北京人民大会堂和上海的纪念鲁迅诞辰140周年座谈会、绍兴的纪念大会和故乡对话大会,上海的鲁迅文化周,全国各地的多场学术研讨会,上海、沈阳、绍兴、盐城等地的大型诗歌朗诵会,多场鲁迅主题展览,全国各地鲁迅作品舞台演出,这其中有4.5小时的话剧《狂人日记》、《交响乐--鲁迅》、《阿Q的独角戏--我是谁,你们又是谁》、越剧《祥林嫂》;还有鲁迅动漫作品和文创作品的发表,以及投资人民币8千万的大型情景文旅演出《鲁镇社戏》。
 
今年的1-8月,中国各出版社的鲁迅相关书籍有1500余种,销售码洋近1个亿。这还不包括,9月28日对外新闻发布,由中国国家文旅部历时4年,耗资人民币近2000万元,编辑出版的7编78册3万2千页的《鲁迅手稿全集》。民间的纪念形式多样,青年人之中纪念鲁迅更是别出心裁:短视频、表情包、潮玩手办、说唱歌曲让人眼花缭乱。在我从事鲁迅传播和普及工作的20年里,我可以确切地感受到,今年的鲁迅热是空前的、热切的、也是年轻化的、比较实在的。
 
我想,这些都充分表明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在新的时代所展现出的,对鲁迅文学作品和思想精神的崇敬和热爱。
 
我是鲁迅的直系后代,从2001年开始专职做传承鲁迅精神、普及鲁迅的工作,到今年整整20年,我一直当自己是一个鲁迅精神的传播者,从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和懈怠。
 
 
明年是中日年。
 
大家都知道202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如果说100表示满分,我们则在路上,刚好跑了一半。
 
日本对于我个人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从小我就从祖母许广平和父亲周海婴那里经常听到两个人名:藤野严九郎和内山完造。记得小时候,祖母经常会见日本友人,我的家里因此就有很多种日本精致的摆件、小礼品,还可以经常看到日本的画册,吃到日本的海苔和小仙贝。到了1972年9月中日签订《联合声明》时,我在北京民族饭店附近还曾看到日本的电视转播车,父亲告诉我,他工作的中央广播事业局技术部,正在提供日本同行转播的技术支持。
 
我真正和日本人面对面是1978年,那时候外国人很少见,能和外国人见面更是一种稀罕。有一天,我陪父亲参加了一个由日本福井电视台赞助商访华团在北海公园仿膳饭庄举办的正式晚宴,见到了几十位西装笔挺、系着领带和身着和服的先生女士们,托他们的福,我还第一次吃到过去所谓的皇家饭。坦白说,父亲和我身着中山装,在他们中实在是太显眼了。通过翻译,我第一次知道祖父的日本老师--藤野先生的家乡在福井,而这些来访者都是藤野严九郎先生的家乡人。
 
说起鲁迅与藤野先生的友情,从1904年9月-1906年3月鲁迅在仙台学医开始,到二十年后的1926年,鲁迅在厦门写下名篇《藤野先生》,让中国人民家喻户晓。之后,这篇文章入选了两国的中学教科书中,从此鲁迅和藤野先生的名字家喻户晓。尽管历时百年的风雨考验,中日人民仍然传颂着这份一衣带水的友情。
 
在我的记忆里,应该是在20世纪60年代,仙台政府和学界就十分重视鲁迅留学仙台的历史,专门成立了“鲁迅在仙台事迹调查会”,出版了《鲁迅在仙台的记录》一书,其中多为第一手资料,如鲁迅上课的阶梯教室、下宿的地方,鲁迅入学和退学的文件,还有他上学的课程表、成绩表等等;1991年举办了纪念鲁迅诞辰110周年国际学术报告会,1994年举办了鲁迅仙台留学90周年纪念国际学术文化讨论会,并出版了论文集;十年后的2004年,又举办鲁迅留学日本100周年纪念研讨会,出版了中日文版《鲁迅留学日本东北大学一百周年--鲁迅与仙台》,这本集子又一次系统收录了很多珍贵的研究资料。这几本集子,日本学者渡边襄、阿部兼也、泉彪之助等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藤野先生的故乡是福井县芦原町。1964年福井电视台台社长青园谦三郎在福井市足羽山顶建立“惜别纪念碑”,这是他在得知藤野先生就是福井人之后,四处奔走才完成的。此后,青园先生为中日友好奔走,奉献了一生。1979年,青园先生率代表团再次访华,邀请我父亲和我再次聚会仿膳,席间提出要在藤野家乡芦原町建藤野纪念碑,并当众邀请我父亲题字,父亲说他的毛笔字拿不出手再三推辞,青园先生一再请托,我看到场面有些尴尬,劝父亲回家再说,最终父亲苦练一小时才大功告成。
 
1980年在芦原町建立“藤野严九郎碑”,我正在东京留学,陪父母出席了揭幕仪式。此后,鲁迅和藤野友谊的种子遍地开花结果。父亲向廖承志汇报,促成1983年绍兴与芦原结为友好城市,紧接着杭州和福井市、浙江和福井县结为友好城市,可说“一箭三星”,也是鲁迅和藤野先生的功德。我在日本留学之前,曾是专职的摄影记者,在日本期间,我曾循着鲁迅在日本足迹,到各地拍摄了大量的彩色照片,原本打算出一本画传,后来日本出版社变卦不出了,我至今仍感到的憾事。
 
紧接着是1990年藤野与鲁迅铜像又在芦原市落成;1998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专程到仙台访问,到鲁迅碑鲜花;2004年由我策划的鲁迅展在福井市开幕;2006年到07年,北京鲁迅博物馆向芦原市和东北大学赠送鲁迅铜像;2009年9月,我与藤野先生的孙子藤野幸弥在厦门大学出席国际学术研讨会首次会面;2012年福井电视台制作“鲁迅与藤野先生”动画片;2017年10月我率领基金会代表团访问芦原市和仙台,我们在藤野纪念馆门前植树,在仙台东北大学阶梯教室上课;2020年9月,我们在绍兴和芦原举办了纪念藤野严九郎碑落成40周年的线上对话交流活动;今年9月,我向仙台鲁迅研究会的成立发去贺电。上个月,我正在和相关机构探讨拍摄《鲁迅与藤野先生》纪录电影的可行性;掐指算算,我和日本和藤野先生也“相识”了50年,50年来,我曾六次访问仙台,十余次访问芦原。从祖父算起,我们家的四代人都曾在仙台、在芦原留下清晰地足迹,和一辈子不可磨灭的美好回忆。父亲和我都知道,这份友谊要铭刻在心要好好珍惜。现在我们家族已有了第五代,他们也将继续这份友谊到永永远远。
 
 
女士们、先生们,最后我想借此机会介绍一下我们鲁迅文化基金会,相信大家通过刚才的宣传片已经有所了解。我从2001年开始做鲁迅传播和普及工作,做了20年。这个基金会是在我父亲生前提议下于2012年创建的,到明年也将整10年。
 
基金会这些年做了上百场活动,主要做了三件事:
 
一是做鲁迅的传播普及。鲁迅文化既要研究,更要普及。类比“科普”来说,可以称之为“鲁普”。百年来有关鲁迅的专业研究从未间断,且学界不断推陈出新。但普及工作同样非常重要,尤其在当下显得更为迫切。我们以为,普及不仅仅是青少年的课堂功课,也应该是成年人继续学习的人生作业。如今中国正处在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我们更需要从鲁迅那里找到精神支撑。
 
二是做鲁迅的立体阅读。文本阅读很重要,但必须承认,如今立体阅读逐渐成为主流。立体阅读是3D的、动态的、充满画面感的、身临其境的,这种方式相较过去,能够更快速、更有效地引领各阶层读者接近真实。我们与从事研究工作的机构联手,吸取最新的研究成果,调动最新的科技手段,去全面贴切地理解鲁迅的生命体验和心路历程,让鲁迅常驻人心。
 
三是做鲁迅的国际交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世界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我们基金会乐做交流互鉴的使者,从2014年开始,我们发起“大师对话”活动,以鲁迅符号链接世界符号,通过鲁迅与世界文豪,架起跨越桥梁,开启交流之窗,先后与法国雨果、俄罗斯托尔斯泰、印度泰戈尔、日本夏目漱石和藤野先生、意大利但丁、德国海涅、美国马克吐温、连续七年举办了跨时空“对话”。即使今年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依然严重,我们仍然刚刚在10月19日,鲁迅逝世85周年忌辰日,在上海、绍兴、都柏林两国三地,线上举办了“鲁迅对话萧伯纳”中国爱尔兰文化交流活动。我们要让文明交流互鉴落实再夯实,让活动精致更精彩。
 
女士们、先生们:120年来,鲁迅与藤野先生已深入人心、广为流传,他们的相遇相知,已经成为现代中日人民友好的伟大象征、伟大标志,我们这些后来者,要身体力行,擦亮标志,以光耀扶桑。
 
谢谢大家!

  

2021年10月30日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